“You,ummm,name.”

大哥們的英文不是太好,溝通上有一些障礙。

 IMG_0840 (複製).JPG  

我本以為路邊搭上的女子是他們的朋友或親戚,剛好也在苦盞所以順道搭上她。

看他們三個和Madina的互動也挺不錯的,也沒有太多懷疑。

 IMG_0847 (複製).JPG  

直到我們開上山路後,剛好遇到輪胎沒氣,就下車檢查換輪胎。車內的音樂大響,本來就不該讓女生來幫忙,但是換到一半,心裡想,奇怪,怎麼後方有踩踏的聲音,轉頭一看才知道是Madina在隨著音樂舞動。

對於穆斯林了解的還是不多,但稍微了解男生和女生的規範和禁忌,女生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跳舞,對穆斯林來說不是不太好嗎?但是Falidun他們並沒有太多不滿,反而還蠻享受在當下。

 

我心想,既然他們不是這麼在乎,我也只能在一旁幫忙照光。沒想到Madina一個轉身就把我摟起來,說了”Waltz”。就開始要我領舞,走幾個三拍步。

大學時期的確有學幾步華爾滋,要跳不是困難。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太奇怪了吧!Falidun他們三個竟然還是無動於衷,繼續換他們的輪胎。

“You,beautiful.”Madina對著我說了這句話,心裡已經開始感覺到不對勁。

 

直到我們到了艾尼村附近的小村莊用餐時,我才確定Madina是性工作者。用餐的時候,Madina毫不忌諱地在大家面前做一些很露骨的動作。

“She,ummm,fuxk.”

IMG_0848 (複製).JPG  

Sher和她動作親密,和我說了這句話後,我才了解到原來他們並不互相認識。雖然不明白他們最起先為什麼會遇見她,不過說不定這是個機會可以真正去了解到他們的世界究竟是什麼模樣。

 

“You,fuxk.OK?”

Madina指著我說,我壓根沒想到事情來的這麼突然。

我直搖頭說nono 經過一整天的路程,我整個人已經累癱癱了,只想趕快到目的地,盡早休息。

 

剛開始提到艾尼村時,我原本以為是個附近的小村,沒想到艾尼村是在苦盞和杜尚別之間,距離杜尚別只剩下130公里。等於是我今天跨過了國境之外,又耗上了十個小時在路途上。

 

抵達艾尼村後,村莊路上已經沒有人煙,也沒有路燈,感覺到了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村。

微弱的車燈照著前方看似脆弱的土牆,雖然依稀記得塔吉克國土的樣貌,但是現在沒有任何指標可以讓我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跟著Falidun一直前往土路延伸上去的前方,走道路的盡頭是個木門,推開後見到一束一束的大乾草放置在門的右側,空氣中瀰漫著乾稻草的味道。

繞過葡萄藤架後就到了後方的屋子,實在無法想像在這一道一道土牆的背後,竟然藏有這麼豪華的木屋。

 

前來迎接我們的Falidun的妻子,Dilalabo

Falidun領著我到了屋子裡,右手是長條的走廊,不過被架高到大腿的高度。領進了左側的房間。

 IMG_0850 (複製).JPG  

房間裏頭已經擺好了豪華的糕點和茶水,地板也鋪著亮麗的地毯和坐墊。

牆壁上畫著一隻雄鹿,站立在草原上。多重分支的鹿角讓我想起了在奧什博物館裡看見的古代壁畫。

 

“Please.”Falidun請我坐下好好享用晚餐。

雖然經歷一整天的奔波,但看到如此氣派的排場還是很振奮,感覺這個村子有許多可以挖掘的故事。

 IMG_0851 (複製).JPG  

Dilalabo這時拿了兩個大囊進來,Falidun順手將它接了過來,開始撥囊。

撥了約十六分之一的小囊放在我的面前,不過在我這側他放了四個小囊在不同的位置。

Falidun和它妻子說了幾句話後,Dilalabo又再度拿進來了羊肉湯(Shorpo)。實在是非常道地,味道重以外還很好喝,補充回了一些精力。

 IMG_0852 (複製).JPG  

Falidun的大兒子-Fildafs這時候走了進來,才兩歲半的他就很會說話,雖然聽不懂塔文旦是可以感覺得出他可以說一些完整的句子。塔語裡,是與否分別為HaNe。每次叫他名字,他都會說Ha?,十分可愛。因為聽不懂塔語也只好重複他說的字或句子,他都會說Ne,可能以為我在學他說話吧!

接下來的幾天算是訓練自己的俄文和塔文,實在不行就比手畫腳。

 

用完餐後Dilalabo在這個房間鋪上了兩張床舖,我很好奇為何Falidun不回到他們的房間,但是礙於語言不通,也放棄了詢問的念頭。

 IMG_0896 (複製).JPG  

隔日,外頭的陽光因為山巒擋著無法照入村子。看的見藍天卻感覺不到太陽。

打開了門,因為昨晚沒有燈光根本看不見屋子的外觀和附近景觀,早晨有了陽光照耀,才知道屋前有偌大的庭院,高大的樹叢因為進入深秋,樹葉都已經變成金黃色,落在庭院裡變成一地的黃金地毯。昨晚走進來的轉角拐另外一側就是廁所,沒有任何現代設備,簡簡單單的一條長洞就可以解決日常生活所需。

 

葡萄藤也因為深秋而變得枯萎,但留在架上的藤蔓和金黃色的庭院也形成了美麗的風景。

 

Falidun的媽媽(因為Fildafs都叫他Bibi,所以我也跟著叫BibiBobo則是阿公的意思。)這時從另外一邊的屋子走了過來,和我親切地說了好幾句塔語,Falidun解釋是她代表整個家族歡迎我的到來,希望在這裡玩得愉快的意思。感覺很窩心,光是昨晚的小盛宴都讓我覺得很溫暖。

 IMG_0855 (複製).JPG  

SherJalil再度相會,屋外的街道還是黃土鋪的,沿著道路洩流而下的是有些破洞的水管,走到了某些路段,就索性不接管子,在自家門前挖了一個小坑方便取水。這樣的水溝裡流著乾淨透徹的水,沒有垃圾和異味,還有些綠意在水溝的兩側,感覺特別愜意。說是我家門前有小河一點也不為過。

 IMG_0856 (複製).JPG IMG_0857 (複製).JPG  

這個小村子的每個人似乎都互相認識,在村子行走都可以很明顯地感受到村子裡的人都知道有個外地人到這裡來。Falidun他們開車載我到了附近的朋友家,裡頭似乎在舉行什麼典禮,門口聚集了很多人。

被邀請入屋後,裡頭已經有許多老人家坐在屋子內架高的平台上,就像在Falidun家中看到的平台一樣。應該是多人用餐時會坐在上面。

 

平台上供應著許多甜品,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大多數的村民牙齒不是很健康。微笑時都金光閃閃的。

 IMG_0860 (複製).JPG  

坐在對面的或許是長老吧!看到我入座後都微笑點頭示意。

因為長相就是一副亞洲人的樣子,再加上塔吉克和中國關係日漸良好,長老們就開始問我是說中文還是英文?

回答英文後,就馬上有位英文老師回應我。這位長老以前在艾尼村的學校教英文,不過現在日久之後,對英文的掌握力不是太好。

在艾尼村的四天基本上也不用靠語言生存,在塔吉克語底下我根本就是個聾子或啞子。很難想像幾百年前旅行者在通行異國時,到底該怎麼進行溝通?又如何進行商品交易?

 IMG_0861 (複製).JPG IMG_0862 (複製).JPG  

長老們盛情請我趕快吃些東西,不過餐地”(塔吉克習慣就地用餐,沒有使用桌椅的概念)上擺上的皆是些糖果和糕點,實在是吃不下。

上了抓飯之後,這時有個看似更大的長老走了進來,Falidun示意保持安靜。

這位長老在用餐前主持有點像餐前禱告的儀式,念了一長串的經文後,雙手由原本在胸前攤開的姿勢,接著從額頭開始,雙手拂過臉的輪廓,最後在嘴前雙手合十結束。

對面的長老打趣地看著我,Falidun說對面有位長老的父親是中國人。不過我卻無法從他的輪廓感覺出任何一絲中國人的樣子,我倒覺得這些長老更有維吾爾族的樣子。

 IMG_0864 (複製).JPG IMG_0865 (複製).JPG IMG_0867 (複製).JPG  

IMG_0895 (複製).JPG IMG_0904 (複製).JPG  

其實很喜歡這裡房子的擺設,縱使從外觀看真的不是很亮麗,甚至有些還會讓人感覺破舊,但是開門卻別有洞天。有綠蔭的庭院,木屋也很整齊乾淨,放上一張木床,有空時還可以坐在這裡喝杯茶或是吃飯,如果可以在台灣訂做一個,放在頂樓,在上面多架上葡萄藤蔓來遮蔭,這樣應該很舒服吧!

 IMG_0868 (複製).JPG IMG_0870 (複製).JPG IMG_0871 (複製).JPG IMG_0873 (複製).JPG IMG_0876 (複製).JPG IMG_0877 (複製).JPG IMG_0878 (複製).JPG IMG_0882 (複製).JPG  

花了整個下午的時間在切胡蘿蔔,應該是要拿來做抓飯的吧!

不曉得切了幾公斤的胡蘿蔔,直到桌面上堆滿了切絲的胡蘿蔔,天也差不多黃昏了。

 IMG_0886 (複製).JPG IMG_0897 (複製).JPG IMG_0898 (複製).JPG IMG_0900 (複製).JPG  

晚上到Sher的家作客,Sher並未結婚,出來張忙張羅的則是他哥哥的老婆。

在這裡和一些人聊天,最會問的一句就是問我結婚了沒?這裡的結婚平均年齡大概落在18-22歲之間(男生),女生不得而知。在艾尼村的日子,基本上也沒有和任何女性聊天,感覺像是之間有個距離,女性會刻意保持。我很懷疑如果這麼早結婚,怎麼去持一家人的生計呢?就算不談生計,失去的教育又該從何補起?

 

實在是不習慣早起,尤其經歷了四個月的旅行,每天基本上都是睡到覺得精神飽滿才起床。感覺上這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雖然健康,但是還是需要一些時間來調適。

 

在小村裡生活,步調都不用太快。也沒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一次就解決。或許用我們的眼光看,他們很懶惰,怎麼事情都要一拖再拖才會解決,但事實上若是長久生活在這裡,做事態度就不叫做一拖再拖。

 

看著街上的小朋友趕著驢子,村子裡的人都互相認識,路邊任何一個小朋友,Falidun他們都能夠輕鬆地叫出他們的名字並請他們用驢幫忙載物。

縱使驢子的高度已經超過小朋友的胸部,但說到上驢這可一點都難不倒他們。驢子好像也蠢蠢的,不管怎樣都能夠接受,反正今天有吃有喝這樣就滿足了的樣子。

 IMG_0891 (複製).JPG  

隔日下午到了Ayni北部的後山去走走。Jalil說這條古道走四天就可以到苦盞,但狼群眾多,已經不多人會走這條古道了。

走到山的一角,Sher停下腳步轉頭過來跟我說,叫我看山的那一頭。

IMG_0907 (複製).JPG IMG_0908 (複製).JPG IMG_0909 (複製).JPG  

“Arabic.”Sher只說了這個字。

遠方的某處山壁上似乎真的有一些文字,用相機的鏡頭拉近一看,還真的挺像阿拉伯文的。

Sher想盡辦法翻譯成英文給我知道這處山壁的由來,好像是有幾個巴基斯坦人來到這裡刻的。可是看山壁狀況,我自己感覺不大可能是近代所雕刻出來的文字。

 IMG_0903 (複製).JPG  IMG_0913 (複製).JPG IMG_0914 (複製).JPG IMG_0919 (複製).JPG IMG_0932 (複製).JPG IMG_0934 (複製).JPG IMG_0937 (複製).JPG IMG_0940 (複製).JPG IMG_0941 (複製).JPG IMG_0948 (複製).JPG  

沿途風景之美,不禁讓我對我的荷包感慨。為何在中國花了這麼多冤枉錢啊北疆再怎麼美也美不過這裡,何故去看什麼丹霞,這裡的丹霞到處都是,還不用收門票的。慶幸自己後來從所謂的景點魔咒解脫,不再相信什麼景點必看必去,反倒順從自己的心意,想去哪就去,想看什麼就看什麼。滿足就自己的,後悔也是自己的,不用再去抱怨誰給了這個爛點子到這裡燒大錢卻得不到自己心裡所想的滿足感。

 IMG_0957 (複製).JPG IMG_0959 (複製).JPG  

今晚換到到Jalil家裡作客,據另外兩個好友說,Jalil本身是個廚師,很會做菜的。

入座筵席後,桌上所擺的的小菜果然不同。Jalil說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包括蛋糕和餅乾。哇,實在太驚艷了,我一直以為穆斯林家庭中,男人是不下廚的。

有一道甜點很值得一說,外表看起來白白的,也沒有其他顏色,外觀像是用湯匙挖出的一片片的桶裝冰淇淋。這道甜品讓我回想起之前在康定吃到的奶餅子一樣。現在還是很怕奶餅子的味道,有些恐懼。

 

不過一片含下,整片甜點就這樣融化在嘴巴裡,滿滿的牛奶味瞬間化在口腔當中,很清爽的口感。

有些忘記這道甜品的名字,如果有幸真的是很想把這道甜點學起來。

 

這裡還是以務農為主,出外工作的年輕人也很多。大多受高等教育的人都出走家鄉,到俄羅斯或是首都杜尚別工作。像Falidun的兄弟在杜尚別擔任法俄塔三語的翻譯官,在一次的晚餐中,和他們家人一起觀賞了他哥哥新居落成的影片,知道他哥哥在杜尚別的生活還挺不賴的。而像Sher哥哥則在莫斯科工作,不是太常回來塔吉克。

 

Falidun平日是司機,假日則回到家裡幫忙務農。家裡的田則在山谷的另一頭,開個車,載些工具,就帶著我和Fildafs到了田那裏去玩。

可是抓了很多好機會幫Fildafs拍照。

 IMG_0969 (複製).JPG IMG_0977 (複製).JPG IMG_0978 (複製).JPG IMG_0984 (複製).JPG IMG_0987 (複製).JPG IMG_0989 (複製).JPG IMG_0990 (複製).JPG  

先前在彰化在成哥的民宿那裏住時,成哥一知道我也很想過過這種務農生活,哪知道成哥一劈頭就說你不用了啦!天生坐辦公室的人做這個做不來的。

唉,後來自己想想也是,只好把這種擁有廣漠田野的夢想,縮想成有個小陽台種種花草的小農夫了。

 IMG_1009 (複製).JPG  

Falidun今天的工作是要把胡蘿蔔收成起來,Bibi早上起的比較早,先趕家裡的兩頭牛到這裡後就開始在除胡蘿蔔上的綠葉。我們抵達之後,Bibi好像跟Falidun說了些什麼就離開了,剩下我們三個。

Falidun需要有人照顧Fildafs,於是我就順其自然地成了今天的保母。

 

這小毛頭還真的很聰明,什麼都想摸。沒有看過戴眼鏡的人,就一直想把我的眼鏡拿去把玩。這可是我的維生工具啊!可不能給你隨便摸來摸去的。

嘻笑地阻止了幾回,Falidun看到就從遠方就好像跟他說不要一直拿別人的東西,不禮貌。

Fildafs就馬上擺臭臉,跑到我後面蹲下來自己畫圈圈,似乎是想得到別人的安慰。好賊啊這小子。

 

故意不落入他的詭計,就自顧自地開始拿家裡的惡英字典開始練習俄語。看我不怎麼理他,竟然從背後偷襲我,又想拿走我的眼鏡。這次他成功了,整天的眼鏡上都是他小小手指的指紋。唉。

 IMG_0973 (複製).JPG IMG_0981 (複製).JPG IMG_0986 (複製).JPG IMG_0992 (複製).JPG IMG_1002 (複製).JPG  

約莫中午時分,Bobo走到了田這裡和我們打招呼。過沒多久,Bibi就從山谷底下爬了上來,手上似乎多了兩袋包裹。到了打開一看原來是我們今天的午餐。

簡單的囊和抓飯,再一杯熱茶就很滿足。名副其實的田野午餐。

 IMG_0962 (複製).JPG IMG_0963 (複製).JPG IMG_0964 (複製).JPG IMG_0965 (複製).JPG  

天曉得和這個小傢伙完會這麼耗費精力,整盤抓飯大概吃掉了1/4

飯後,Falidun馬上又回到工作崗位上,Bobo坐在原本的位置和Fildafs玩,我和Bibi則加入幫忙的行列,幫忙將挖出來的胡蘿蔔收集起來成袋綑綁。一整天下來,收成的胡蘿蔔竟然有六袋之多。

下午看時間實在不行,又馬上Call SherAbduli來幫忙收成,回到家也已經是晚上七點。

 IMG_1012 (複製).JPG  

最後一晚,FalidunAyni的家人全部都集中到了家裡,和我一起共進晚餐。

這裡的孩子真的很迷人,不怕生之外也很喜歡笑,擺了幾個鬼臉就逗得他們樂開懷。今晚最不討喜的竟然是Fildafs,玩太過頭,還是使出他那招畫圈圈,不過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理他。自個沒趣,跑到Bobo懷裡假裝睡覺,不理會我們。

被問到有沒有家人或台灣的照片,搜索了整台電腦就這麼一張二十年前全家在遊樂園的照片。說起來還真心虛,早知道應該在出發前就準備好這些以後孤單時還可以拿出來看的回憶。

最後只好秀幾張在中國和吉國的照片過過乾癮。

 

隔日早晨,離開Ayni村。

出行時,JalilSher還特地出門送行。Falidun載著全家人和我,回到了苦盞。

 

得在他還在襁褓中的孩子去看醫生,而我又回到了Megafon的門市。

感覺好像是出了Megafon的門後,再開門進來已經過了四天,但身旁的人事物卻好像靜止一般,等待四天過了之後才就回復生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