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底附有ASHT區簡易導覽。

“We don’t have terminal,where are you?”

外頭的天色已黑,傳封簡訊給Muhsin問了位置。才發現這班寫著去ASHT的班車是沒有終點站的,也就是說,現在身處的這個村莊有極大可能不是Muhsin的所在地。

 

把手機拿給了司機,約莫幾分鐘後接過手機。

“The driver is going to drop you back in my village,don’t worry.”

實在不好意思讓司機又把我載回去原本經過的村莊,才開離村莊不到五分鐘,司機停車告訴我,要我搭計程車回去。

在這個狀況下只能答應,畢竟是自己坐過頭。找了朋友幫忙,司機轉頭過來就說,他們要跟我收16美金的錢回到村莊。

我的天啊!35公里路程你收這個價位?

 

不好意思再撥電話給Muhsin,跟他說這個價位我真的沒辦法。不如我待會有車經過我就攔一台回去,價格總比這些計程車還要好得多。

“Nonono,you stay there.I’ll drive there to get you.”

實在很不好意思去麻煩別人,可是山上的村莊天已黑,也沒有路燈,路邊看似也沒有民宅(其實都躲在樹林後面),好不容易看到有開燈的小民宅,就在前面站著,等待Muhsin的到來。

 

看到Muhsin就像看到救星,急忙和他道謝就入座車內。

和他同行的是他的童年好友 – Naiim,不黯英文,不過感覺是個有趣的人。

“You should call me when you get here.ASHT is a huge area.”

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造成他的麻煩還真的很抱歉。不過Muhsin說沒關係,人平安到了就好。

 

路上聊天過程才知道他已經結婚。雖然已經在網站上知道他的年齡(與我同歲),但還是很吃驚。

“We all married in this age.”

應該是傳統吧,到了新疆之後,認識的人幾乎都很早結婚。問了他是否有了小孩,他說正在規劃。

 

抵達他家後,出來迎接的正是他的妻子。因為抵達的有點晚了,不太好意思再去打擾已經休息的家人,簡單地和他的母親和妻子打過招呼,入坐客廳,簡單地吃些東西後就上床休息了。

 

MuhsinASHT的旅行社工作,主要是在處理ASHT區域的人民的簽證業務。做旅行業最辛苦的就是要處理基本是千篇一律的作業流程,每遇到不同的人,就要處理幾乎相同的問題,相同的答案在一天之內不知道要說上多少遍,有時客戶出問題也沒有再按三餐跑,電話來了就要接,又要親上火線。

Muhsin也很熱在其中,他應該也算是喜歡幫助人群的個性吧!

 

早上,Muhsin駕車帶我前往星期六巴扎,Naiim因為有車要賣,所以提早離開了Gulshan村。

到了巴扎和Naiim見面,就在巴扎裡享用早餐。

IMG_1095 (複製).JPG  

食物巴扎煙霧瀰漫,伸手不見五指,到處都是Shashlik的攤販。

IMG_1098 (複製).JPG IMG_1096 (複製).JPG 

好久沒有吃抓飯了,叫上一碗再配上Shashlik,完美早餐。

 IMG_1099 (複製).JPG IMG_1114 (複製).JPG IMG_1113 (複製).JPG  

Gulshan每一天都有巴扎,像星期六就會在離市中心圓環大約三公里處設立巴扎,一到星期日就又換到離圓環不遠的小巴扎。星期六巴扎非常原始,架立起來的棚子都是撿來的立木搭設的,雖然外表簡陋,但在這裡要找到自己想要的物品並不難。Muhsin說他得先去找Naiim幫忙賣車,問我能不能在這裡自己晃一晃。

 

自從發現塔吉克人的外表長的和第一個中亞國家-吉爾吉斯非常不同之後,就變得喜歡上觀察塔吉克人的外貌。

 

有些帶Toca(為穆斯林的小帽之一,外表四方且呈弧型狀,意味著世界四大元素。)的都偏向是老年人,長相大多都比較像在新疆看到的維吾爾族(維吾爾族的念法在中亞則會比較像是念成烏古魯)。雖然大多數男人都留有鬍子,不過依照膚色,還是有些不同。有些人膚色較淺,偏向歐洲人的模樣;而膚色較深的,就偏向伊朗和阿富汗人的模樣。但還是會遇到家族混血(通常問不到祖先來源,似乎沒有留家譜的習慣),眼睛的顏色特別迷人,深綠色但靠近瞳孔附近帶有點淺黃色,或是純粹的水藍色,再或者就是淺棕色帶淺黃色。每次和塔吉克人說話都很想注意他們的眼睛這次又是什麼顏色。

 

"傳統的塔吉克女孩都會將眉毛畫成一線,這個在網路上看到的言論,卻在塔吉克鮮少見到。可能是要到塔什庫爾干或是帕米爾才會比較常見吧!這裡的女孩都沒有這樣的打扮,有的話也是少中之少。

 

來到中亞已經一個多月,還是無法分辨出烏茲別克族。遇到的朋友都說從外表就可以輕易地辨認出來。

“It’s easier if you know Tajik(一說是Tochiki).They have different accents.”

就像是到台灣來,有南北腔、客家腔和原住民腔,細分地區還有宜蘭腔、台南腔和台中腔,外國人自然無法分辨但底誰是哪裡人。

 

衣物區,女性的選擇千百種,但男性的選擇大多都是西裝和皮衣,而且可惜的是,皮衣的選擇幾乎每一家都相同。好不容易看到一件比較特殊,自己也喜歡的連帽外衣,就和老闆娘開始溝通起來。

 

“Esalam!Skolka eta stoit?”,拿著展示的衣服問了她。

她傻眼地看著我,完了,該不會是不會俄文吧!

“Umm,Chiang pu?”

“Shast punch.(65 somoni)”

“Nene,Eta dologa.Dishowi.”,完了,我不會貴和便宜的塔文。

再度傻眼地看著我,搬出肢體語言,這下可不會不理解了吧!

沒想到老闆娘還是傻眼地看著我。

“Chot!(40)”,不管了,先用塔與說自己想要的價格吧!

“Ne!Shast.”,笑笑地看著我說了這個數字。

“Chot punch!”

“Punjo punch!(55)”

“Ne,Punjo.”50塊是底限了。

好不容易點頭答應,就便宜了15somoni賣給了我。

 

感覺自己的殺價功力應該上了一層樓,在中國什麼也不敢殺,跑到中亞這裡才開始學習。

 

走到了乾貨區,想詢問某攤賣火腿的老闆是否願意讓我照張像,他比了比錢的手勢,我搖頭示意不願意,他就手揮了揮,了解意思後就繼續往前走。這是第一次在中亞詢問拍照被要錢的。

走到了巴扎外圍,剛好口也渴了,右前方看似有個小咖啡座。

 IMG_1101 (複製).JPG IMG_1100 (複製).JPG  

為避免方才的誤會,這次見面首先搬出塔語詢問價格,1somoni/杯三合一。

坐在這裡和旁邊的兩個大哥說話,途中才知道老闆娘懂俄語,看來是很碰巧地遇到不會俄文的塔吉克人。

“Ya,to Mongolia,Philipino…”,某個大哥跟我說他以前跑貨運去過這些地方。

“Skolka姑娘?,聽到這個詞我還反應不過來,大哥接著解釋他說這個詞是中文我才反應過來。或許是想問台灣姑娘(現在好像沒人這麼說)的價格吧!

“Dologa!!”,我本來就不是很贊成這種行為,只好隨口說說就敷衍了事。

大哥一副既然這麼貴那好像就沒有繼續討論下去的必要的表情,這樣也好。

 IMG_1102 (複製).JPG  

再和Muhsin見面,Naiim似乎沒有談成價格。沿途試圖想問出車的價格,好便宜啊!一般價格落在300018000,各種車款都有,只是款型稍微老舊一些。不過自己對車的了解不多,大概認得出賓士、Honda和現代,其他的車款見都沒見過。

 

Muhsin非常好客,總是帶我到一些不同的場合去見見Gulshan的朋友和鄰居。

 IMG_1105 (複製).JPG  

星期日因為Muhsin工作關係,我自己先到了星期日巴扎裡晃晃,順道吃點早餐。走到一家Shashlik的小舖,享用美食時遇到一個男子帶著兩個小孩,男子看了我微笑點頭,雖然認不出他是誰,不過禮尚往來也點頭了回去。

他留下兩個孩子在這間小舖裡,似乎和我一樣在等Shashlik

 IMG_1106 (複製).JPG IMG_1108 (複製).JPG

兩個孩子對我也十分好奇,一直轉頭過來看我。

小舖裡的小孩則是一直看著我,笑出聲音來。這兩個孩子還真是可愛,媽媽縱使在幫忙串肉串,也一直轉頭過來看他的兩個小孩究竟在笑什麼。

玩到一半,這時男子的兩個小孩旁邊坐著的兩個女孩開始和我說話,沒多久便起身示意兩個孩子跟我一起和他們走。

 

正掏出錢包要詢問價格時,其中的一個女孩拉住我,示意我不用付錢。難道是那個男子給了?

走過了兩條街道,才看見那個男子站在某個商鋪前面,腳邊多了很多東西。男子再度看到我,似乎很開心。看到他腳邊這麼多袋子,似乎是沒有人可以幫忙提回去。我跟女孩示意這些重的就我拿吧!女孩放手後微笑點頭,我跟著男子和兩個孩子走出巴扎。

“Gde Muhsin?”,咦?奇怪。他怎麼知道Muhsin

“Ya niet znaio(I don’t know).Office?”,我想他應該還在辦公室吧!

到了車邊,男子示意我撥電話給Muhsin

“Ya,neighbor.”,原來他是Muhsin的鄰居啊!我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

電話撥通後,才知道Muhsin先將他的家人載回家裡,現在正趕過來處理其他的事務。向男子道謝後(我還是不知道他的名字),再度回到巴扎繼續探險。

 

Muhsin見面,才知道原來他從早上我們分開到現在都還沒有吃東西,忙碌旅行業啊

 IMG_1111 (複製).JPG  

簡單地再做一次巴扎巡禮,他說現在時間晚了,他喜歡的烤肉店和抓飯店都關了。看到一排老婦人在煮著好幾鍋白湯,上前一瞧,好心的婦人示意我就喝個幾口吧!喜歡再買。哇!是酸奶啊!熱騰騰的酸奶裡頭加了一些穀物,煮起來就和八寶粥很像。但是我對酸奶的接受度不高,不好意思回絕了婦人。婦人也是笑笑地看著我的反應。

 

 

對一面之緣的人實在沒有太大印象,又尤其是長相多端的塔吉克人。回到家中我才發現,原來剛剛在巴扎烤肉鋪拉走我的女孩是Muhsin的妹妹。和他妹妹示意剛才真是抱歉沒有認出她來,她笑笑地說沒事。啊!塔吉克人真是善良。

 

晚上,Muhsin告訴我他們今天晚上預約了桑拿要去洗澡,問我要不要也一起去?心裡頭想,該不會是做黑的吧?不是做黑的話,心中也開始慢慢浮現日式澡堂的畫面,或是以前在泰安泡溫泉的那種大眾浴池。

 

眼看時間快來不及,他將我才餐桌邊帶開,開車到Naiim家門前,Naiim似乎已經做好了準備。

到了ASHT的市中心 – Shaidon,市政府的後方一間不起眼的屋子就是目的地。

 

走進了桑拿,感覺像是個小旅館,一樓隔了兩間,二樓似乎還有。

Muhsin和老闆示意後,他就請我們稍作一會,馬上就輪到我們了。

走進離櫃台最近的那扇門,裡面的擺設別有洞天。和原本心中想像的大不相同,印入眼簾的是木製牆板和簡單乾淨的磁磚,還有一小間的日式三溫暖。

“One hour,30 somoni.”

偶爾洗這樣豪華的澡也甘願啊!輪流進去小隔間,享受一下四個月來,都沒有機會享受的三溫暖。熱氣沖天,直教毛孔大開。後來在沖澡時身上都能擦出很多多久沒有徹底地放鬆洗澡了啊!

 

洗完澡來杯冰涼的果汁,沁涼心底。

邊喝邊聽他們聊天,老闆的腔調似乎和其他人不同,趁老闆去檢查空間時,我問了Muhsin為什麼他的腔調這麼不同。

“Ohh,you found that out.He’s from different region of mine.”

會聽得出來其實也是因為老闆的語氣節奏,太像日本人說話了。話中都會帶頓點,在每句頓點的最後一字都會將下降語氣。簡單來說像是….ne ….wa …..do的分句。這種感覺很久沒有過了,因此感受特別強烈。

 

Muhsin翻譯我的話給老闆聽,老闆卻微笑地點頭帶過。可能已經有人和他說過類似的話了吧!所以感覺不出詫異。

有了個好澡,就有了個好覺。隔天早上起床,Muhsin說他叫了我四五遍我都沒反應。

 

因為星期一,Muhsin必須上班,無法再繼續全程陪我。

“It’s OK.I can go around the village.”

“You can go Shaidon,I can drive you there.There,you can take bus to the places around ASHT.”

“I love to see old buildings and ruins.Do you know something like that around here.”

“Umm…there’s a village called Oshoba,it’s a Uzbek village and the most famous things are Chino and Palov.Their palov is so delicious that my family would go there sometimes to have palov there.”

說到這,嘴都開始饞了。

 

到了Shaidon的巴士站,Naiim帶著我去和司機說我想去的地方和價格,談好後就上車等出發。車旁的一名男子笑笑地看著我並似乎想和我聊天。

他是Ismoel,是在Oshoba的居民。和我聊了很多天,一知道我要去DushanbeTashkent,就趕緊拿出手機開始聯絡那裡的朋友,好似我明天就要出發到那裡的樣子。

感覺他人挺不賴的,我和他交換了聯絡方式。上了車我才發現他並沒有要搭乘這班公車回家,並拿出手機好像說著等等會打給我的樣子。

 IMG_1122 (複製).JPG  

約莫半小時,抵達了在地圖上顯示的烏茲別克邊境小村 – Oshoba

 

車上的一名婦人知道我會一點俄文,在我下車惶然無措時,帶著我走到了Oshoba的村莊河谷旁,並邀請我跟著她一起入屋,喝杯茶吧!

很可愛的小木屋,門前也養著各式各樣的小盆栽。

 IMG_1121 (複製).JPG IMG_1119 (複製).JPG IMG_1117 (複製).JPG  

婦人示意我坐下後,便起身到隔壁去煮茶水。

視線環繞了整間屋子,除了牆上有放些照片之外,其餘的擺設就和一般的家庭一樣。

 

簡單地一些問候以後,我開始詢問起了她的家庭。

俄語不是很好,沒辦法瞬間就理解婦人的意思。當我問起她的丈夫時,她比了在睡覺的樣子。心想在睡覺也不好意思打擾他,又問起了她的子女。他又比了在睡覺的樣子,心裡頭開始覺得不太對勁時,婦人看我似乎沒有理解,就做了挖土的動作給我知道。

 

原來她的丈夫和兒子都已經離世,現在只剩下她、她的媳婦和其兒子在這間屋子過生活。想起了方才她提著袋子,有些困難地下車,還需要攙扶時,心頭不禁有些鼻酸。她的親人相繼過世,大部分時間只剩下她在屋子裡,或是出村莊去採買用品,抑或者要出門去整理家族的農田,這樣如此孤單的生活要怎麼繼續?我很欽佩她繼續生活下來的勇氣,並和婦人示意她真的很厲害。礙於俄文不佳,只能說Shalasho()的簡單字句,怕婦人不明白還比了卜派的手勢。

 

不婚不婚,到老了才會知道什麼叫做孤單加上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窘境。前面享受著一個人生活的自由簡單,後半人生開始要煩惱自己一個人要如何打理自己的基礎生活,要如何安全地下樓梯,或是要怎麼去處理自己心中那些難以言語的感受?少了一個人能在一旁分享朋友之間也述說不了的事情,累積在心中也是會生病的。婦人縱使知道一個人生活的可怕,但命運卻讓她沒有辦法和摯愛的親人度過晚年,只留下她一個人繼續為生活奮鬥,這樣的命運又該向誰訴苦?

 

想到這裡,婦人似乎也開始鼻紅。我就將話題打住,硬是塞了一些囊到嘴裡。

 IMG_1129 (複製).JPG IMG_1128 (複製).JPG IMG_1126 (複製).JPG IMG_1125 (複製).JPG IMG_1124 (複製).JPG  

婦人好像想起了什麼事情,領著我離開了屋子,到了河谷邊的一間屋子前,就示意我在這裡等一下。

接著跟著出來了一位大姊,婦人似乎希望我認識她。

“I speak English.”

哇!心中不免激動了起來,大姊是在Oshoba教書的,英文基礎是大學時代建立起來的。

“Please tell her that I think she’s so strong to face the difficulties in her life.”

待大姊解釋完後,就給婦人一個大大的擁抱。

看著婦人漸漸離去的身影,心裡頭難過地感受又浮現出來。

“She lost her son just 2 years ago and her husband was 3 years ago.They all died in disease.”

 

試著不去想這樣的人生,卻又害怕自己如果是婦人,該怎麼面對這樣如此無情的人生?

 IMG_1131 (複製).JPG  

“I want to find palov here in Oshoba.Do you know any restaurant here?”

“If you don’t mind,we’re cooking Palov in our house.If you’d like to dine with us,we will be honored.”

大姊說碰巧她遠在俄羅斯的弟媳也在這裡,今天打算煮抓飯來慶祝一下。剛好遇見我這個外地人,就打算一起邀請我用餐。

言語不及感謝,就到了她的家中作客。

 IMG_1145 (複製).JPG IMG_1138 (複製).JPG  

她的弟媳是俄羅斯人,剛好她的姐姐的老公和她的老公是兄弟,剛好她有空到塔吉克來玩,就招待她到遠在ASHT的家裡。

大姊的英文實在好到我都一度以為她的母語是英文,聽到我這麼一說,大姊不好意思地講她已經很久沒有講英文了,今天算是近一年來第一次開口說。黯通英俄烏塔四語的她,就充當餐桌上所有人的翻譯員,時而翻譯英文給我知道,時而翻譯俄語給其他親戚知道我的事情。

 IMG_1135 (複製).JPG  

抓飯上桌,好喜歡他們煮的抓飯,米粒都煮的熟透,放的料也很豪邁。順道和大姊請教抓飯的作法,並將菜譜記到筆記本裡,有機會回台灣要來好好研究這道菜。

 IMG_1136 (複製).JPG  

家裡小孩眾多,她的小女孩名叫Rihanna,說是她老公特別喜歡她的歌所以她的女兒號作這個名字。還有她妹妹的小孩,再加上俄羅斯小孩,整個家裡就只剩我唯一一個成年男子。

 IMG_1142 (複製).JPG IMG_1132 (複製).JPG  

用餐結束到小陽台上去曬曬太陽,啊!清新簡單的空氣,曬曬太陽無所事事的日子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啊!旅行到現在每天都過著有些緊繃的生活,為了省點錢來延長自己的旅途,所以到處打聽便宜賓館或是便宜食物的消息,再來還要打聽關於這個國家和所在城市的一些歷史訊息來增長自己見聞,旅行就是學習,這一點都沒錯啊!晚上若有網路還得搜尋接下來經過的國家的路線和資訊,雖然說是沒有計劃,但有個備份檔案可以參考也是必須的。

開始打起小盹,直到俄羅斯小孩跑進陽台才中斷了我的小午休。

 

“Alo?Yen?”

Ismoel打電話來說他已經再Oshoba,請我務必到他家作客。

“You can say you are near the Chino.”

大姊告訴我就和他說我們在大樹群附近的屋子裡,看我好像無法讓Ismoel理解,大姊就接過電話和Ismoel聊了起來。

“You know each other.”

“Of course,Ismoel has a business with milk products.We often buy milk or yogurt from him.”

 

好不容易等到了Ismoel,和大姊鄭重告別。大姊說我隨時歡迎回到她家作客,或是請我務必考慮在她家待上幾天。並向大姊承諾會再回來這裡後,就和Ismoel一起到了他在山頭上的居所。

 IMG_1148 (複製).JPG  

Ismoel有兩個小孩,都是男生,也算是可以替家中付出一些勞力。上桌的奶製品都很特別,其中一樣還是久未品嘗的煉乳,太享受了,拼命地把囊沾去吃。Ismoel看我吃的開心,直叫他的兒子趕快準備茶水。

 IMG_1155 (複製).JPG  

Ismoel堅持我一定留下來過夜,我回絕了他說在Gulshan還有朋友再等我,我今晚一定得回去。和他承諾我會再回來Oshoba才不再堅持。實在是個可愛的大叔。

和他們分享了生活照片,可以感覺得出他們很幸福。不管生活條件再怎麼艱苦,有家人的陪伴和扶持都會覺得快樂吧!

 

領著我到了屋外,並說著已經幫我叫好了計程車。還說我不用擔心,是他的朋友開上來的,也準備要回山下。Ismoel陪同我一起回到Gulshan,並請我撥了通電話給Muhsin

到半路時,看見Muhsin的車,方才下車兩個人就如同舊識一樣招呼問好。原來Muhsin他們家有時候也會和Ismoel買牛奶,已經算是好幾年的朋友了。

 

哈哈!小村莊就是這點最迷人,能夠不用費盡心思就可以看見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美好。

 

回到Muhsin車上,還帶我到了他們以前同學的聚會。說是一星期會聚個一次。玩著我不理解規則的撲克牌,手裡拿著茶碗,邊喝邊想起了今天的點滴。不知道婦人今晚是否安好。

 

隔日就要動身回苦盞,轉到杜尚別去辦烏國簽證。一向對首都印象不會太好的我,不知道這個城市會給我什麼樣的感受?

 

導覽:

ASHT區位在塔吉克東北角,被烏茲別克所包圍著。

全境內除接近烏茲別克的邊境上有些烏族村子之外,其餘大多數皆為塔吉克村莊。歷年來皆相安無事。

前往ASHT區可由苦盞到Abreshim巴士站坐車,但如同文中所述,抵達ASHT區域後是沒有固定的巴士站的,必須和司機確定在哪裡下車。(車費為15somoni)

 

ASHT的中心位置是Shaidon Town,目前並不知道是否有住宿點。從Shaidon可以再搭車去Oshoba村(車費為6somoni)

如欲前往,可以早上搭車離開苦盞做一日遊。建議星期日去,可以和司機說在Gulshan下車體驗ASHT的星期天巴扎,再攔小巴士到Oshoba看古代巨木群。

從Oshoba返回Gulshan車子不多,最好抓緊時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