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Location!

連結:斑馬日記 - ZebraDiary 臉書專頁(FACEBOOK PAGE)


目前位置:斯洛伐克 布拉提斯拉瓦 (延簽:暫時居留證)


Current Location: Bratislava,Slovakia (Prolonging: Temporary Residence)


短期租屋資訊!


我在Bratislava老城市中心有一間單人套房,專門給短期旅行跟打工渡假的朋友租賃。


詳情請見租屋相簿

*文底附有花剌子模州和卡拉卡爾帕克斯坦自治共和國的交通和住宿攻略。English tour advice is at the end of article.

接近零度的陰天,內部的車窗上已經結起了水滴。

車內的另一位烏茲別克大叔和我一起在Shared Taxi裡等了近兩個小時,又是因為太晚起床造成的後果。

 

實在是等不了這麼久,就和大叔說我去巴扎裡頭逛逛,若車要走的話再撥個電話給我。

巴扎裡頭的大家也是受不了這樣的天氣而頻頻顫抖,昨天明明天氣還很好的啊!今天就變這樣了。

 

好不容易等到人數湊齊了,計程車總算要把我們載到烏茲別克西邊第一座古城的所在州 - 花剌子模州。

而西邊的第一座古城則是希瓦古城,過去絲路交易中,最著名的奴隸大城。

花剌子模(Xorasm)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搜尋,與當年成吉思汗為何停止向南方中國擴張而轉向中亞及歐洲有非常大的關係。

 

沿途沙漠景致,也因為白雪皚皚而變得衝突。

晚上八點半左右,終於看見希瓦古城的城牆,夜晚的街燈照耀下,希瓦古城似乎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

在布哈拉的家庭旅館老闆娘和我推薦,可以住在古城西門的家庭旅館,很便宜也很舒服。

"Hey!You want to stay here?"

Shahboz,家庭旅館中的兒子神采奕奕地問我。搭了八個小時的車,實在提不起精神,笑笑地抬頭點頭,就這樣步入家庭旅館。

 

隔日,享用了家庭旅館附的美好早餐,隨即步行到希瓦古城裡去看看。

Kalta Minor Minaret & Muhammad Amin Khan Madrassah Kalta Minor Minaret Kalta Minor Minaret  

印入眼簾的就是希瓦古城的指標性建築 - Kalta Minor,中文直譯就是大塔的意思。

蠻驚訝的是,大塔旁的神學院已經成為了一間高級飯店。

猶太教的六芒星 瓷盤  

特別喜歡中亞地區,尤其是烏茲別克經人工創作的木盤和瓷盤,那些花紋感覺上都是有種特定的排序組合而成,但是乍看之下又覺得每種花紋都與眾不同。

至於為何有大衛星,在猶太人大流散時期,就有一部份的猶太人從古以色列地區向東逃到了中亞和中國,因此有布哈拉猶太人的存在。

 

喜歡希瓦古城的一點是,這座古城至今還有居民在此生活,就生活在整座希瓦古城裡。(正確來說應該是伊羌古城,原文音譯為Ichon-Kala,Kala意謂碉堡。)

在尤其這種沒有遊客的淡季,更能輕鬆地貼近伊羌古城的人民。

Kalta Minor Minaret Kalta Minor Minaret  

Muhammad Amin Khan Madrassah Muhammad Amin Khan Madrassah Muhammad Amin Khan Madrassah  

走在伊羌古城的街頭,因為淡季,所以路邊的攤位少很多,相較之下,走在路上的幾乎清一色當是當地居民。

從十月進入吉爾吉斯開始到現在,整個冬季對於遊牧民族來說算是輕鬆的時候,好不容易可以從游牧季節到現在定居時期,很多慶典和節日都會集中在冬季舉行,而婚禮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烏茲別克是農業社會,但是在冬季結婚的禮俗也是和中亞其他遊牧民族國家相同。

在伊羌古城短短四天,就遇見了近三十隊的新婚夫妻。

高塔下的新婚  墓地禮拜 新婚 新婚 親戚朋友

 

蠻特殊的一點是,這些新婚夫妻通常都會從西門進入古城,後方會伴隨著大批親友,但多為年輕男女為主。

男方會帶上她的男性親戚和好友,女方則同樣地會帶上女性親戚和好友,兩批人馬就會跟隨在新婚夫婦後方,而前方都會固定有幾位攝影師和照相手在幫忙攝影。

似乎變成一種巡禮的模式在進行,走到特定的陵墓前時,新郎新娘會停在陵墓前,新娘行三鞠躬禮,特別的是,新娘會將面紗微微舉起,眼神朝下望視,同時進行鞠躬禮。

而新娘後方都會固定跟隨著一名女性幫忙打理新娘,似乎隨時會注意新娘的禮服和儀容;相對新郎看起來就特別輕鬆,沿途都會和好友打鬧之類的。

 

而走到伊羌古城的中心位置時,街邊的音樂CD店就會開始撥起音樂,而男性親戚及好友就會開始在新婚夫妻前跳起熱舞,似乎是種祝福。

對了,新娘將面紗舉起而鞠躬是婚禮或是婚後生活對家中長輩都是不可或缺的儀式,其他的傳統相較於台灣婚俗,女性的地位比台灣低許多...

之後就會再從西門出城,到城外的清真寺舉行其他儀式。

不知所措的指標  

沿著不知所措的指標找到了旅遊中心,中心裡的店員Shahrizona很貼心地稍微講解伊羌古城的地理位置和重點建築,隨後給了我一張希瓦和伊羌古城的地圖。

Qorixona Complex Pakhlavan Mahmud Complex旁的游牧屋 Sayyid Alauddin Mausoleum 希瓦古城東門-Polvon Darvoza  

伊羌古城不大,如果給個兩天,基本上就可以把伊羌古城給走遍。

在古城裡絲毫感受不到過去稱為奴隸之城的氛圍,反倒覺得這裡真是個適合人類群居的小城。食物便宜(特別指東門外的巴扎)、城市機能很足,到巴扎就可以找到去希瓦區任何地點的Minibus。

公廁免費(這點我覺得非常非常值得讚揚)也乾淨,整體古城雖然沒有路牌,但是也不至於會迷路。住在古城裡的人也不多,彼此也相認識。感覺就是個很溫馨的小城區。

Islom Xoja Complex Islom Xoja Complex高塔 高塔入口  磁磚 高塔入口 

佇立在伊羌古城另外一個指標性的建築物 - Islom Hoja Minor,塔下的婦人見到有人靠近,見到我就詢問是不是想上塔。

"Photo,OK!"

看著我的相機,應該是知道我想上塔拍照。跟他砍了價之後就準備上塔。

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希瓦古城一景 民宅

隨著塔而旋轉,回想起第一次爬塔是在吉爾吉斯的布拉娜塔,不過跟當時的塔比起來,這個尖塔更難征服。

在陰天的情況下,塔內的階梯只用肉眼根本看不清楚,有一半的塔程都是摸黑爬上去的。

希瓦古城一景-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希瓦古城一景-Bogbonli Mosque 希瓦古城一景  

終於爬上了頂端,一處不到兩坪大的空間,周圍有六個大窗口,隔著鐵架即可取伊羌古城的景。

希瓦古城一景 希瓦古城一景-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希瓦古城一景-Kalta Minor Minaret 希瓦古城一景-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希瓦古城一景-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爬上塔頂後,整座伊羌古城就印入眼底。

城中唯一的圓頂,就是Pakhlavan Mahmud Mausoleum,而在城中的其他座塔,則是Juma Minor和Kalta Minor,其中Juma Minor是可以攀爬的。

希瓦古城一景-Kalta Minor Minaret 希瓦古城一景-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希瓦古城一景 希瓦古城一景  

和在喀什生活時感受的氛圍類似,四周都是土土黃黃的房子。

現在開始才覺得很傻,看到什麼南疆暴動就會對去南疆有些遲疑。

真正和這裡的歷史比起來,死的人更多,玩得也更大。南疆的維吾爾人根本只是代罪羔羊,真正在背後搞鬼的,就是在電視上喊冤的強大組織。

我會提到維吾爾族人,不僅是因為觸景生情,而是烏茲別克話和維吾爾話其實有百分60-80相通的。

在希瓦的家庭旅館,爸爸告訴我,他去過新疆很多次,有時去烏魯木齊,有時去喀什。我問他語言上有沒有障礙?

"Uzbek,eta,Uigur.OKOK.",Shahboz之後才翻譯他爸爸的整段話給我知道,他爸爸在新疆生活根本就被當作是維吾爾人,因為語言雖然有方言之差,但是大多數的字都是一樣的。

再加上烏茲別克人本來就經過長年的種族融合,而他爸爸的長相其實和維吾爾人差不多。在新疆過的日子可算是沒有障礙。

 

現在覺得之前在大陸的那兩三個月,身邊朋友不斷在講若要去南疆要小心,現在想起來,說這些話的人都是中國籍的。

並非要戰或是要挺,若換做台灣人,可想見一定也是同樣的結局。

只是我們連是非道理都還沒有搞明白,就開始幻想會遇到多大的危險,不是太過頭了嗎?

我也曾是恐"懼"分子的一員, 可是後來接觸了才反問自己,如果中國持續將移民灌注到台灣,使得台灣人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我們能不生氣嗎?

如果不要拿中國為例,那就看看台灣本身的歷史,包括我的家族,在18世紀渡海來台的時候,我們不也等於壓榨了本島真正台灣人的生存空間?

所以才會有漢人和原住民為土地而發動地方戰爭,最後歷史也沒有還給他們一個公道。

看看現在的原住民處境,當身邊的朋友高喊台灣最自由的時候...

卻從來沒有想過我們是最有種族歧視的一支民族,我們叫原住民"番仔",我們看到白種人就哈哈笑地抱大腿,看到東南亞人直接聯想到勞工,看到那個男子蓄鬍就說他是穆斯林,還可能是恐怖份子。

這一切不就早就上演,發生在新疆的漢族和維吾爾族的紛爭,台灣早就發生過了。

可惜台灣只是納涼地看別人在暴動,心裡頭直覺反應就是去那裏很危險,現在先不去,等以後平穩點再去,但也從沒有真正去為任何一個人或族群著想或發聲。

等我們被"怎麼樣了",等我們的國旗被踏在腳下,被人唾棄的時候,才驚覺,我們已經變成別人的次等公民了。

 

世界維吾爾族領袖 - 熱比婭,就是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才會站出來和全世界的維吾爾族人喊話。

新疆如此,西藏呢?不要說中國政府的脅迫好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呢?阿富汗呢?(關於阿富汗又是另外一件大事情了)

想起了忘記來源的一道經典詞,當事情發生時,我沒有站出來發聲;當我發生事情時,卻沒有人站出來為我發聲。

希瓦古城一景-Qutlug Murod Inoq Madrassah 希瓦古城民宅 希瓦古城一景-Shergozikhan Madrassah 希瓦古城一景 希瓦古城一景-Juma Mosque & Minor 希瓦古城一景-Pakhlavan Mahmud Complex  

就是因為這樣,我喜歡把事情先擱在一旁。

等到我有空的時候,再把它拿出來好好地分辨是與非。雖然通常分不出絕對定義的好與壞,但至少能夠更看清整個事件。

寒風吹得我拿著相機的手已經發紅,難得露臉的夕陽照耀整座伊羌古城,縱使再美,還是決心趕快向下走。

石舖街道 古門 Muhammad Rakhimkhan Madrassah旁的巨型渦輪 街邊木窗  

破舊民宅  

伊羌古城美不美,我會說不美。

但是伊羌古城帶給你的想像後的韻味,會比撒馬爾罕或是布哈拉來的多。

可能是城牆的關係,讓整個西瓦的精華都被濃縮在伊羌古城裡頭,再加上整座古城有人民居住,更容易把遊人的心神帶回到絲路當年的盛景。

城牆  希瓦古城民宅 希瓦古城天際線 希瓦古城天際線 希瓦古城天際線 Kalta Minor Minaret 希瓦古城天際線 希瓦古城天際線 希瓦古城天際線 希瓦古城的兩座巨塔

走到北門,循著Shahrizona的建議走上了城牆。

看看隨夕陽西下的光線變化照耀著的伊羌古城。

或許古城內的民居還有些是沒有經過翻新的,但我卻覺得被翻新後,所謂的古城的美感就被破壞了。

幻想古城應該是老老舊舊的,突然有幾幢房屋是新造的穿插其中,不協調感油然而生。

 

天際線一望過去,就無法注意到那些新造的建築,就是一整片古城印象。

隨著鴿子群起飛舞在天空中,獨自遊走在古城裡的心又更加惆悵。

Islom Xoja Complex高塔 夕陽景  

在希瓦前前後後待了快一個禮拜,其實並不是因為希瓦古城的美讓我長期的待在這裡。

Nazakat的手心畫符 Alibek B&B Guesthouse  

而是在這裡住宿的這一家人讓我感到很窩心。

一開始我想著只有10美金的住宿又附早餐,房間乾淨又衛生,在這裡待上兩三天應該會不錯。

 

第二天早上,媽媽端著早餐上到二樓找我,媽媽總是笑嘻嘻地看著我,英文有限的她還是會想擠出一些話和我聊天,但不是那種硬要聊的那種無謂的談話,而是真正去關心你是否有任何需要。

Shahboz,他們的兒子因為還小(17歲),在我眼裡他還算是個小孩,每天晚上都會問我想不想看電影,每當他說出我不熟悉的電影名稱,他都會很失望地說那換別片呢?似乎想找到可以和我共鳴的片子。不過說實在話,那些電影八成是俄羅斯出產的,並非世界有名。

他的姊姊和妹妹整天都會在家,兩個人到處跑來跑去,有時幫忙整理家務和房務,姐姐忙的時候都在廚房,我在家的時候都是妹妹會主動跑過來看我在做什麼。

他的爸爸就比較是典型的父親,不多話但是不會嚴肅到讓你和他有距離。

有天回家吃飯,無意間看到妹妹的手上好像有些圖畫,翻過掌心一看,畫了太陽和月亮。

我問Shahboz這是什麼意思,我在新娘的手上也都會看到這樣的圖騰。他說這沒什麼,向他們小孩子在玩就只是單純玩耍,如果是結婚則代表祝福。

每天都是這樣的打轉,自己心中那份"兩三天就要調單位"的心也漸漸沉澱下來。

 

每天晚上還會有些烏茲別克人到旅館入住,烏茲別克人的友善不是只有在自己家,應該說是當他們見到外國人都會很熱情地想要找話題聊天。

英文不好還會拼命用俄文,講到你了解為止。

有時候沒什麼耐心,幾句聽不懂我就開始做自己的事情。但至少在旅館內遇到的都是知情達理的朋友,不會英文他們也會笑笑地點個頭以示理解後,讓我回到自己的步調做事。

說真的,如果出去玩又剛好心情不好,遇到人最好就直接用英文講聽不懂,要是說俄文又會開始俄文大轟炸...

 

至於有沒有出門晃晃,當然有。

可以和大家分享如何去碉堡區,甚至是在碉堡過夜。不過個人因為錯估情況而沒有機會待在碉堡。

 

知道北方有個自治共和國,是烏茲別克境內唯一一個國中之國 - 卡拉卡爾帕克斯坦(Karakalpakstan)。

昨日的美國室友說他已經買好了火車票要到廢船墳墓的鹹海遺跡去看看,正好也有心前往,便和他兩人分別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去。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抵達Muynak鹹海遺跡  

"Everytime I go somewhere,there's always snowing."

帶衰的德國室友真的是到哪裡,雨或雪就到哪裡。

果然很巧,全寢的人早上下樓刷牙都面對著窗外喊了一聲FUCK!

希瓦今天早上竟然下起大雪,這個德國人也太烏鴉嘴了吧...

 

只好頂著雪出門到巴扎附近坐車,等到抵達努庫斯也已經接近黃昏。

雖然貴為共和國的首府,不過努庫斯的一切就好像在內蒙第一次見到額濟納旗街區的感覺一樣,什麼都沒有,什麼都好淒涼。

簡簡單單的幾棟前蘇聯式公寓組成了火車站前街區,市區卻遠在一公里外,和政府機構連在一起。

拒絕了計程車司機的貪心,我選擇從東邊巴士站開始走路走到市區。

好不容易走到了努庫斯的飯店,太陽也已經貼近地平線。

 

隔天,再換車到鹹海遺跡的村落 - Muynak(木伊那克)。

Muynak街道 Muynak街道 Muynak街道  

下車的那一瞬間,我真的覺得好像有人對我潑了桶冰水。

刺骨的寒風猛烈地吹襲著街上的所有人,等到回希瓦才知道,那天的氣溫已經零下五度,加上風吹,體感溫度可能可以到零下十度左右。

裝備整個不夠啊!手套和禦寒襪都沒有在身上,在木伊那克不到兩小時就趕緊閃人了。

 

街道上也沒有人煙,都三三兩兩的,似乎都在家中避寒。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來到鹹海遺跡,看看這些廢棄的鏽船。

今日下來的白雪落在原鹹海海底的沙上,很難想像遺跡紀念碑的高台,過去不是高台,而是緊鄰著鹹海的海岸隔線。

人為破壞。鹹海的水源來自貫穿中亞地區的阿姆河和錫爾河,為了在烏茲別克的土地上種植棉花,蘇聯將阿姆河分流到周邊區域以提供棉花水源。

自此開始,鹹海逐漸萎縮,從木伊那克是濱海小鎮,到現在分為北鹹海和南鹹海,分別由烏茲別克和哈薩克管制。

而木伊那克的生命來源,水,逐漸消散後,村裡的漁民找不到工作,而蘇聯時期所建起的魚罐頭工廠也就此宣告閉廠,整座木伊那克村就好像跟著廢船一樣,漸漸地落入海底。

而每年冬季吹起的鹽風,則是變成木伊那克村民健康的威脅,讓這個村子漸漸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

但又有什麼辦法呢?沒有錢可以遷出,也不想離開這個生存已久的家園。現在剩下的,都是不願意離去或是沒辦法離開的村民,能工作的勞動人口都往南遷到了努庫斯。整個村子才會如此了無聲息。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鹹海遺跡  

留在這裡的鏽船已經長達幾十年,從本來的經濟支柱,走到了海底變成無人看管的廢船,直至今日又變成全村人的觀光經濟支柱。

過去的這一片大海蘊藏了多少豐富的生態資源,如今都一一地被趕往烏茲別克國土更西邊的疆域。

能夠調節氣候的大海也逐漸失去功能,讓冷冽的風從北方,吹起了海底剩下的鹽份,衝到了木伊那克和卡拉卡爾帕克斯坦全境。

唯一直至現在的好處,就是烏茲別克生產的棉花可以為該國帶來良好的經濟效益,賠上的,只是別國人民對鹹海的惋惜。

要向誰興師問罪?當年分劃水支流的蘇聯官員?這不就像現在要怪罪史達林因為當年隨便筆下一揮,造成中亞國界支離破碎,進而造成種族衝突一樣,沒有任何意義嗎?

要和誰道歉?木伊那克的人民?還是原鹹海中,賴以鹹海維生的各種魚群?

過去的事情,過去時代的人們沒有想辦法解決,或是沒有站出來為鹹海發聲,我們也回不到那裏去,拿著鹹海現在的照片告訴蘇聯,如果分流,鹹海會死。

但如果沒有分流,烏茲別克的人民就少了種植棉花的經濟來源,在20世紀中期,只怕烏茲別克人民過得更苦,而沒有現在的中亞最繁榮之國的盛景。

兩者相權取其輕,就算是我們回到過去,我們還是選擇對自己有利的一方。這不是道理,卻千古不變。

近年來鹹海有些好消息,因為哈薩克政府的努力,北鹹海(目前完全在哈薩克境內)已經成功地扶植回正常狀態,目前處於成長狀況,周邊村莊已經可以回復漁業。

若是烏茲別克政府可以開始正視問題,說不定在未來幾年,木伊那克可以回復漁業甚至航業,和哈薩克的濱海進行海上貿易也說不一定。

 

都說著要保護地球,珍惜環境。

但是我們每一天生活所用的日常用品,全部都是犧牲環境才有的產品。

說要拋棄現代文明生活而回到過去沒有汙染的世界,我想全世界沒有多少人做得到。

就像台灣最近在高喊同性戀婚姻合法,那些反對者說要把同性戀剷除。

不過回頭看看人類短短的歷史,有多少歷史偉人也都有同性戀傾向,如果這個歷史上沒有他們,這個地球現在會是什麼模樣也沒有人說得清楚,這些反對者也不可能會存在。

有因有果,連鎖反應下造成的複雜龐大的系統,已經沒有人可以離開這些鎖鏈(現在說到鎖鏈,那個"燒毀"又要回到我的腦海了)所設下的範圍。

就像沒有一開始墊底的1,整串數字就不可能無止盡地延續下去。

司機 IMG_2141 (複製).JPG Muynak午餐 

在木伊那克簡單解決了午餐,很便宜,重點是可以在市內避寒。

在原本的公車站找了個計程車司機,要趕快回努庫斯不然回到希瓦又已經是大半夜了。

 

很酷的是,這個自治共和國裡,人民都和日韓的人很像。

本來在公車上遇到好幾個韓國人的我,已經開始在思考為什麼中亞這麼多老韓在這裡工作。

先前在板上閱讀到很多關於拉美精彩的黑道文章,提到很多老中和老韓。我就想,那我們老台又跑到哪去了?

 

不過後來和他們簡單聊天,才知道他們是和哈薩克族血緣最相近的卡拉卡爾帕克族人,難怪和東干人還有日韓人長得這麼像。

操的語言是欽察語系,不過和當年成吉思汗死後的蒙古四大汗國之一的欽察汗國(一說為金帳汗國)沒有關係。

 

離開了木伊那克再度回到努庫斯,經過一番折騰才回到希瓦。

又再度看到這一家人開心的笑容,感覺又再度回到了家。

 

終於收到了來自烏茲別克航空的信件,應該有機會把機票錢在塔什干拿回來,因此需要我出示當時購買機票的帳單。

若是退了機票,接下來的可能性只有一,就是前往被外界惡名相當嚴重的阿富汗。

 

*附註:

到希瓦除了伊羌古城以外,還有到過了阿姆河的卡拉卡爾帕克斯坦東境的碉堡區看一看。

最著名的就是Ayaz-kala,還有Ayaz lake。

據當地人表示,他們現在還是會說如果當年把七大碉堡的勢力都集結成一,或許成吉思汗就不會進攻花剌子模。

非常省錢的前往方式如下:(以下都用美金顯示價格,因為蘇母的通貨膨脹率太高,導致蘇母價格每個月甚至每天都不一定,用穩定貨幣匯率顯示會比較準。)

1.到希瓦北門,出了城門向右走,搭乘小巴前往Urgench(烏爾根奇)。票價換算美金應為0.7美元,耗時半小時。

2.到烏爾根奇,從下車處(應該會是某條馬路的右側)往左走,會看見烏爾根奇的巴扎就在前方。如果不是這個下車處,問人就會知道巴扎在哪。

3.找到Beruniy(貝魯尼)的公車,票價為0.7美元,耗時近一小時。

4.到了貝魯尼,若是在巴士站下車,問人怎麼到去Buston的公車站就可以,這趟車的始發點在貝魯尼的巴扎。票價為0.7美元,耗時為一-兩小時。

5.到了Buston,因為沒有車會去Ayaz-kala,可以選擇搭便車(不過淡季車少,可能招不到),或是在公車站找計程車,價格約7美金(殺價後的價格,原價9美金),耗時半小時。

以上只需要花不到十美金就會到,和城內開價30-50美金差很多。這樣走還可以到小村莊玩,其實不失為一個選擇。

如果有遇到價差太多的,則表示被公車司機坑了。請向他們表明"所有人都是那個價格,為什麼我不一樣",這樣他們就會知難而退了。

Ayaz-kala的價格是一晚40美金,附三餐。但是住宿並不是在碉堡內,而是碉堡外約200公尺的地方。

 

而到Muynak也有省錢方式,因為路程過遠,直接包車從希瓦出發也是可以,當然,得付出高昂費用。

前往方式如下:

1.用同樣方式到貝魯尼。

2.在巴士站等前往Nukus(努庫斯,一寫為Nokis),公車來的時間很不穩定,票價約1.2美金;如果是搭計程車,可以殺價。原價是7美金,耗時三小時。

3.到努庫斯應該已經下午或黃昏,若想趕路可以碰碰運氣,到努庫斯西方的巴士站轉乘公車或計程車前往。本人則是選擇待在努庫斯一晚,努庫斯唯一選擇-Nukus Hotel,10美金一晚。推酒吧,啤酒只要o.6美金左右,餐點約從0.6美金到1.4美金。超值!

4.從西方巴士站搭乘公車到木伊那克(直達),票價2.9美金,耗時三小時(路況差會到四至五個小時)。

而另外一種前往方式,則是可以從烏爾根奇搭乘火車到Komgrad(康格拉特),再轉計程車到木伊那克。

 

住宿點:

1.努庫斯:Nukus Hotel,在政府機構組成的新街區內。附早餐。雖然櫃台價格是寫12美金。不過因為匯率差,真正付的金額換算下來只有10美金。

2.康格拉特:有療養院可以住,8美金/晚。

3.木伊那克:Muynak Hotel,10美金/晚。在鹹海遺跡的附近。附早餐。

 

*PS:

Except for Ichon-kala,there are many kalas in the north of Urgench.The most famous one is called Ayaz-kala.You could also stay there in yurts for accommodation.

(Story:Locals says if they put the troops in 7 kalas together,probably Gengiz Khan wouldn't want to have war with Empire Xorazm.)

If you're budgeted,here are the tips for going Ayaz-kala:(Because the high infration rate in Sum,the price will be indicated as US dollar.)

1.From Ichon-kala,go to the north gate and go right,you'll find minibuses heading to Urgench for US$0.7 and cost half an hour.

2.After getting off the minibus,go left to Bazaar.If you couldn't find,ask people about where the bazaar is.

3.At bazaar,you could find buses to Beruniy for US$0.7 and cost about an hour.

4.If you're dropped at bus station,ask where the bus going to Buston is.It should be at the bazaar.US$0.7 and cost around 1-2 hours.

5.There's no bus to go to Ayaz-kala.You could try taxis or hitch-hiking.Taxi would cost you US$8.5 but bargaining is possible.Cost half an hour.

With the comparison,the price offered by the taxidrivers in Khiva is way much expensive than if you take buses.(US$40-50 to less than US$10.)

Although it takes time,you could also visit the villages without missing them.

If you're charged for more price,you could tell them like"Why do I pay more than the locals?".They'll probably charge with the same price.

 

The price of accommodation for Ayaz-kala is US$40/per person with 3 meals.

Do not think you'll stay in the kala.Actually you'll stay in yurts away from the kala about 200 meters.

 

As to Muynak,you could also hire taxies to go Nukus or directly to Muynak with really high price.Here are the cheapest way to go:

1.Same way to go Beruniy.

2.In front of the bus station,you could wait for the bus to go Nukus.As there's no timetable for you to check,you could take shared taxi with others for US$7 and cost 3 hours.With bus,it will be US$1.2 and cost more than 3 hours.

3.When you get to Nukus,it'd be evening.You could go to the West bus station for taking buses to go Komgrad or Muynak or stay in Nukus for 1 night.I choose to stay in Nukus.

4.To go Muynak,the bus is US$2.9 and cost 3 hours(With bad weather or bad road condition,it'll cost 4-5 hours.)

 

Another way is to go Komgrad from Urgench by train.

 

Accommodation:

1.Nukus:Nukus Hotel,US$10 per night(dorm bed) with breakfast.Recommend to go to the bar downstairs.Beer for US$0.6 and meals for US$0.6-1.8.

2.Komgrad:Local sanitarium,US$8 per night.

3.Muynak:Muynak Hotel,US$10 per night with breakfast.It's just a corner around the memorial of Aral sea.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