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Location!

連結:斑馬日記 - ZebraDiary 臉書專頁(FACEBOOK PAGE)


目前位置:斯洛伐克 布拉提斯拉瓦 (延簽:暫時居留證)


Current Location: Bratislava,Slovakia (Prolonging: Temporary Residence)


短期租屋資訊!


我在Bratislava老城市中心有一間單人套房,專門給短期旅行跟打工渡假的朋友租賃。


詳情請見租屋相簿

抵達斯洛伐克已經快兩個禮拜,經過幾天的適應,還有工作沒有著落之後,我決定先行前往東斯洛伐克旅行。

Bratislava  

很多人一直問,為什麼我會想選擇斯洛伐克?

其實沒有什麼很正當或是很確切的理由,既然是想為自己的未來打算,卻又不想直接切入太繁忙的生活,我想斯洛伐克會是個很完美的中繼點。

當然,會選擇這裡還有諸多理由,不過很多都是自己的因素,像是我非常喜歡這裡的美食、喝酒永遠都不會是經濟壓力、斯洛伐克人又帥又美、學習這裡的語言很有挑戰性等等。

如果可以,我也非常想在這裡住一陣子,我能很快適應也應該算是我跟這裡的磁場很合吧!

 

把行李托在Hostel,在臨行前把房子給找好,既然工作還沒有定案,趁現在還有時間,出去走走看看,說不定會有更多選擇。

第一站就選擇了Košice(科西策),斯洛伐克東部最大城。

Kosice  

說是第二大城,如果拿首都-Bratislava(布拉提斯拉瓦)的規模來看,Košice的規模應該跟我家鄉一樣大吧!

中央廣場的鐘樓和教堂,兩側大道的商家,還有十分鐘步行距離內的火車站和巴士站構成Košice的中央商圈。

Kosice鐘樓  

抵達Košice的時候是星期六下午,街上的人群稀稀散散,一點也不像周末午後的城市。

"Dobrý deň!"對著Hostel的酒保說著。

"Dobrý!"Michal回應我。

"Do you have any bed for tonight?One person."

"Yes,of course.How many nights?"

原本就計畫待三天的我,詢問了在HostelWorld上面的Deal(住三天只算39歐)。

"Wait,I'll ask my boss."

 

Michal,來自東北斯洛伐克的小鎮。

會跟他熟不僅是因為他是Hostel的酒保兼唯一店員,更是因為他被我的問候語嚇到。比較熟之後,他才跟我說他當初有點嚇到說為什麼我會說斯洛伐克語。

這間Hostel比較像是Tavern,樓下是酒館,樓上擺幾張床讓客人預訂過夜,沒有什麼隔間或擺設,就是簡單的桌子、衛浴和床。

很多人或許看到網路上的照片就退避三舍,但我個人卻非常喜歡這種隨性的風格。

喝酒之後還不用走路吹著冷風回家,好Tavern,不睡嗎?

Kosice教堂  

到街上走過一圈,還是沒有什麼人。

或許是出門的時間還沒到,當晚在Hostel裡頭度過的那一晚,據說外頭都是年輕人跑趴。

對了,喝酒在斯洛伐克是基本能力和社交禮儀,不會喝的人,至少也要練就能夠先乾掉見面酒的能力。

 

說到這種見面酒,大多都是Slivovica或是Borovička,至少52%起跳。

和客人喝這一杯,代表盡了地主之誼,算是歡迎客人遠道而來。(如果要說是愛喝也是可以啦...)

 

"Prepáč,Ako sa voláte?(Excuse me,what's your name?)"

眼前同樣坐在吧檯前座的小姐,似乎跟Michal很好,點餐也是很老練,都不是菜單上看的到的東西。

"Som Yen.Teší ma.(I'm Yen.Nice to meet you.)"

她開心地笑著,轉頭和Michal說了幾句話。Michal接著跟我說。

"oh,your Slovak is very good."

"Just for greeting.Nothing special."

"And she's my sister."

難怪點菜這麼熟練,一進門就像是進到家裡一樣。

 

"May I join the Slovak lesson right here?"

Hugh,今天的室友也加入我們。他的Slovak就比我好太多了,可以用單字拼湊出句子,而且他們都聽得懂。

"How many months did you learn Slovak?"

"Umm..About 4 months."

不得不說Hugh有學語言的天分,不過她說也是因為在語言學校工作,每天都要聽和說,所以才會進步神速。

 

接著另一位室友-Jacob和Martina的朋友也加入我們的酒局。

 

喝了酒之後,語言能力真的會不知不覺提升。

Martina最後就索性直接說Slovak,我猜一猜再問Michal,80%都是對的。

"Ano.Ano.(Yes.Yes.)"最後都會開心地喝幾口啤酒,以表高興。

 Kosice  

住青旅就是這麼回事,大家是有緣才能在今晚相遇,且管昨日或明日,今朝有酒今朝醉,享受當下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

當然在這些之後,每個單獨旅行的人要承擔隔日的孤單。

我沒有計畫,但我總覺得這座小城還有些東西我還沒遇到,還值得再留一天。

我的室友們紛紛打包離開,各自啟程;而我獨自坐在房間裡頭,望著閣樓中的窗戶放空。

 

這座小鎮還是相當安靜。

由於行前沒有任何計畫,只是想來這個東部大城走走看看,現在也不知道該去哪裡,見到大街旁有Information center就走進去看看有沒有任何有趣的資訊。

"You can go to the exhibition today in Hilton. It's tea,coffee,and chocolate exhibition."

櫃檯的年輕人這麼樣跟我推薦著,心想,反正也沒有什麼想做的,就去看看吧!

 

巧克力展覽會  

"3 euros,please."

還記得當初從柏林到波蘭的時候,心裡的歡喜根本藏也藏不住。

消費真的是三級降,讓當時荷包快窒息的我瞬間解放。

進展覽會場品嘗免費的咖啡、巧克力和茶,不用另外消費的入場費只要3歐。再加上今年歐元對台幣大跌,和去年的歐洲之旅比起來,今年的生活壓力真的降低很多。

 

咖啡啤酒  

會來參加這次展覽會的,大多都是自身就是在經營咖啡店或相關店面的老闆或員工。

縱使不會Slovak,從每個人品嘗的表情和專業度來看就知道他們不是一般遊客。

我再怎麼裝,就是一副遊客樣,也就沒有想太多。排排隊,這裡喝一點,那裡吃一點的四處品嘗。

 

站在講座人群後面,拿出估狗大神,開始邊看PPT邊查字典,學一些有用的單字。

"Excuse me,may I have a smell of it?"我問我前面的男生,是不是能讓我看看他手上剛剛講師發下去給觀眾把玩的可可果。

"Do you know what it is?"男生問著我。

"It's cocoa.For chocolate."

 

就這樣認識了Miro和青年創業家 - Gabriel。

Cider兄弟  

當我簡單自我介紹自己的身分,以及自己有在撰寫部落格之後,Gabi(簡稱)就說他可以向我介紹Cider以及他目前經營的工廠。

"Me and my brother are confusing about why there's nobody drinking Cider in Slovakia,not even girls."

Cider在斯洛伐克的念法較為不同,如果以斯洛伐克文的拼法去念,會有更多當地人明白我想點Cider的意願。

"So we started this last year."

包括我在台灣認識的青年創業家,我個人認為他們都有同一種精神,衝勁。

那種不顧一切就是做做看,不怕失敗不怕跌倒的精神。

 

"What about your education?"

Gabi和Rado(其親弟弟)兩個人都還在就讀大學的年紀。

"Well,we have to 'drop' school because we want this(business) more than education."

 

邊和Gabi聊,邊走在這次的咖啡/巧克力/茶博覽會,邊思考著他們對於他們新創企業的思維,也邊品嘗著各攤位的美食。

茶藝  

而我注意到了這個唯一有寫中文字的攤位。

Jana,當天在現場表演茶藝的表演者,在科西策的茶館工作,這次受邀來展場表演茶藝。

 

說到斯洛伐克這裡喝茶的習慣,雖然沒有像西亞地區的居民這麼依賴,但茶葉也已融入他們生活中的一部份。

而有一部份的茶,則是來自東亞地區,我也在攤位上看見了來自台灣的烏龍茶。

 

"你會說中文嗎?"

這句話並不是我問Jana,而是Jana看見我之後,隨口說出的第一句中文。

"我會!妳中文好標準。"

Jana自己曾在大學攻讀中文學位,隨後又到中國去念書,回來斯洛伐克這幾年一直沒有機會好好練習中文。雖說是好幾年沒有練習,但我用一般的速度說話,她都完全能夠理解我的意思,並流利的中文回答。

"如果等會我表演有不周到的地方,還請見諒。"

"我對茶的知識不會比妳多,妳放心吧!"

時間一到,Jana便開始像在座的斯洛伐克人介紹茶葉對於東亞人的重要性,接著,開始表演泡茶功夫。

 

看著Jana熟練地用不同的工具揀茶、挑茶、和倒茶,自己都敬畏三分,根本不懂這些細節。

這讓我想起了在臨行前,和在伊朗認識的德國朋友在新竹聚餐,他一手流利的泡茶功夫也讓我驚奇。

"You don't know how to?"

就好像我對伊朗文化有興趣,但詢問到最後,將近有一半的伊朗朋友很驚訝我比他們懂得還多。

 

"妳泡茶真的很厲害。"

"哪裡,是有老師教我的。"

茶藝表演結束後,我就像Jana說,在台灣我們比較少喝第一泡。

"為什麼呢?"

"第一泡通常農藥殘留比較多,雖然茶味一定比較濃,但我們還是不喝。"

"哦!原來是這樣。"

 

"Looks like you met new friends."

是啊!跟Jana對話同時,附近的攤販也將眼光投了過來,順便搭上幾句話。

"Yeah,the girl at the stand could speak perfect Chinese."

"What a small world,right?"

 

"When are you going back to Bratislava?"

"No plan.Why?"

"Because I'd like to invite you to our factory to have a visit."

"Wow,that's nice! I'm definitely interested."

"So I'll ask your number and I'll call before we're about going."

 

就這樣在那場展覽結束前,得到了Gabi的邀約,前往他們在科西策的工廠參觀。

 

回到青旅,和新室友相見歡。

"How was your day?"

Michal隔著酒吧帶著笑容問我。

我就把今天的事情分享給他知道,經典的Michal笑容回應著我。

 

來到斯洛伐克,其實已經有所心理準備,出了Bratislava後,當地居民的英文和友善程度會差很多。

結果不然,縱使Michal不是科西策人,但這兩天在外頭的經驗,我發現不會差很多。

 

"Hey,how's going?"

今晚的室友,英國的Kat。

當晚幾杯啤酒下肚後,忘了聊到什麼內容,竟然拿起筆電開始玩Chatroulette。

Chatroulette是一種隨機聊天室,可以依照你喜歡的聊天話題,和世界上某個角落的人聊天。

反正註冊了一個帳號,和Kat兩個人就開始沒有主題地和別人玩起來。

不過這種聊天室沒什麼保障就是,很有機會遇到只是想"發洩"的人們。

不過還是遇到了幾個有趣的,最有趣的莫過於在Žilina(日利納)念大學的一群男孩。

跟Michal隨便借了幾瓶烈酒,秀給他們看,他們就很開心,還問說我們怎麼可能喝了這麼多還沒醉。

的確是唬爛的,但我也不能喝太多,明早還有Cider工廠的邀約。

 

我順道問了Kat要不要一起去,反正也沒有什麼計畫,去走走也挺不錯的。

"Hey Gabi!I'd like to take my roommate with me,is that OK?"

Gabi爽朗地答應我們的請求,還到市中心開車載我們到郊區的工廠。

Cider  

Gabi和Rado兩個人是親兄弟,前者攻讀商學位,後者則是工讀生物學位。

Rado對釀製這個過程除了有研究以外,也十分有興趣。兩個人就協商好要一起開一間專門製造Cider的公司。

剛好斯洛伐克政府有提供青年創業專案補助,兩個人就湊了一些錢並申請了計畫,用非常基礎的資本開了這間工廠。

他們的產品目前在Bratislava和Košice有酒吧和餐廳代賣之外,其他城鎮也開始因為Gabi跑業務而有所起色。

Rado專職生產,而Gabi專職業務規劃,兩個人就合作無間地開始了他們兄弟倆的企業。

Cider工廠釀桶

他們並沒有請人,因為還在草創期間,資本上沒辦法承擔,兩個人包辦了所有業務。

最讓我佩服的是,因為部分器械的價格昂貴,Rado就異想天開地自己去創造這些他所需要的機械出來。

所以除了釀造桶之外,其餘如洗瓶器、裝瓶器、甚至到消毒水缸都是他一個人親手打造,不假他人之手。

Cider工廠洗瓶機

消毒水缸真正在斯洛伐克進口購買需要8000歐元,他一個人花不到幾天時間只花了不到1000歐元的材料製造出一模一樣功能的水缸,還且經過檢驗證實這個水缸的消毒功能不亞於進口貨。

讓我這個念機械工程出身的也甘拜下風。

"You know,it's try and error. I tried a couple of times to work everything here out."

不過我想這就是機器好玩的地方,拼拼湊湊,最後出現的成果不管外觀如何,終究是相同功能,有很大的成就感。

 

Gabi引領我們到了他們工廠辦公室,牆上貼滿了類似企業標語的海報,還有許多企業分析的資料。

Cider in hands  

他們從Cider瓶身上的貼紙到Opré的Logo都是自己畫出來的。

"When life hands you apple,drink Cider."

他們現在正在和奧地利的廠商洽談,希望能夠使用不同產地的蘋果來製造更好喝的Cider。

也積極地想和斯洛伐克推廣喝Cider的習慣。

 

確實,斯洛伐克這裡的烈酒種類極多、白紅酒的數量及當地生產商也不少,但唯獨缺乏這種Cider的飲品。

讓許多生在飲酒文化的斯洛伐克人感到格格不入,我想這也是為什麼BA的酒吧通常都會供應咖啡或熱茶。

 

Cider工廠兄弟 Cider商標  

我其實對Cider並不熟悉,一來是自己對啤酒的容忍度很高,二來是台灣的Cider種類不多,我剛好又都不喜歡。

他們的原味Cider和一般的市面Cider比起來,甜度沒有這麼高,但酸度和氣泡比較高也比較多。

入口之後,氣泡殘存在口腔內的時間比較久,和喝啤酒的感受相仿。

Gabi有讓我們喝還未過濾的Cider半成品,酒味較重而且相對的甜度較高,雖然這個半成品不太雅觀,但喝起來其實也不輸成品。

 

"We have another type of Cider,which is called 'Hoppy Cider'."

詳細的生產過程就不方便公開,其中的不同就是Hoppy Cider帶有啤酒花(hop)的香味,在味道上更接近啤酒。

Cider

看到Gabi和Rado兩個人在工廠排定產程和維修器械的身影,我想起了在成大時期,認識的一群青年創業的朋友。

想想那時候真的是天馬行空,什麼樣的產品我們都有想過,最後因為是課程結束而草草了事。

對我們來說,那是課程;但對真正要投入心力和時間進去的朋友來說,那是人生。

雖然並不會踏錯一步而萬劫不復,但是能夠踩在正確的石頭上而不用再花時間重來卻是極為珍貴的事情。

 

在Opré兄弟身上,我看到的不是眼中只有錢的貪婪,而是對於自己的產品的信心和展望,對於投資人生的樂觀。

當我回想起當時我們只注重在產品的低廉價格和製程簡化,卻忽略了產品的實用性和續航力。因為我們只在乎如何在短時間製造大量的財富,卻不懂得經營企業永續的概念。而這些,也一一地現世報在現代台灣社會當中。

追求財富不是罪惡,但我們的這種追求,不計後果的這種追求,就很像先向銀行貸款未來的快樂,而讓未來的自己活受罪。上個世代的人們製造出了這種環境教導我們如此,我們活受罪後,卻也複製這樣的世代,繼續荼毒後代。

衍生出來的問題只要一個世代不解決,就永遠惡性循環下去。

 

我相信不是只有在台灣或斯洛伐克才會有這種現象,畢竟我們距離二戰結束還不到百年,前兩個世代的人在戰後會製造出這種唯富主義也並不是他們的罪過,只是世代會進化,我們只是剛好在轉捩點上,不可避免地要去面對這些問題。

 

後來在BA,在許多餐館中我都有看到Opré的身影。

我都會想起他們在工廠一步一步釀造出屬於自己企業的金黃液滴時,那種看見成果茁壯的成就感。

在他們眼中,那不叫財富,那叫生命力,屬於自己的生命力。

 

後記:

 

Opré兄弟在載我們回到市區前,帶我們繞了一圈Lunix deviat。

Lunix 9是科西策公認全市最大毒瘤,只因為當地政府早期的一項集中政策,基於社會安全,讓科西策附近的羅姆人全都聚集在這個社區,卻又出爾反爾,近年來不同的執政團隊開始拆毀他們的居住公寓,讓這裡的羅姆人無所適從。

 

上網搜尋Lunix 9,可以見到他們處在極為骯髒的生活環境中,卻沒有任何人可以改善這種情況。

基於歐洲白人對於羅姆人的極差評價、羅姆人的流浪性格、和不平等的教育權利,Lunix 9的居民只能窩居在這幾棟沒有水電的大樓當中,雖然目前尚未對科西策造成較大困擾,但政府對於這塊土地和其上的羅姆人群卻也無能為力。

Kosice-Lunix9 Kosice-Lunix9

據Michal表示,有些觀光客很大膽,想要一個人挑戰Lunix 9。

最後下場就只有一種,身上的東西都被偷光光。

 

Rado開車載我們直達社區中心,附近的居民無一不往這裡看過來。

很難想像人體能夠居住在這種環境下,公寓外頭就是垃圾山,小孩在裡頭撿拾還能使用或食用的東西,成年人都在社區亂晃,整日無所事事。

當地居民很想把他們趕走卻又沒有辦法,也不願意將自己的納稅錢去幫助這些沒有工作的羅姆人。

情況就一直卡著,沒有進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