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活,就要動。

 

旅行久了,覺得要找份工作定下來;工作久了,那顆期待已久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

 

旅行這癮,還真的碰不得。不碰沒事,一碰,心裡朝思暮想的都是在路上的旅程。

 

首先,想先更新的是,我即將離開斯洛伐克,前往下個目的地 - 布達佩斯。

跟我很近的朋友,想必都聽我說過,"打工渡假,這個人生一次就好。"

我沒有什麼理論基礎去支持我的想法,我只是覺得這樣的體驗,人生一次就夠,我也就從這麼一次學到我該學的事情。

學到了,就是我的;學不到,算了,這是天命。

對,人生不能重來,就像我對打工渡假的想法一樣,不會再重來,心境和機會都是,不會再重來。

對我而言,再一次的打工渡假改變不了多少東西。就像第一次嘗試新事物,新鮮感跟冒險感很足,再來第二次機會,因為駕輕就熟,沒有了那份我在追逐的新鮮感和冒險。

 

會有想去布達佩斯重來的想法,其實很簡單。

那是我第一座我喜歡的大首都,我有重要的人和事在那座城市等著我;便宜又愜意。

 

有著極豐富的歷史(而大部分的歷史被主流歷史掩埋),布達佩斯這座城市美,不只在表面,布達佩斯的人群背後所隱藏的生活和哲學更是讓我想好好探究的衝動來源。

沒有了像斯洛伐克極大的語言障礙,我想這次應該可以更成功地接近異國人的心底。

 

回到本身。

當我利用斯洛伐克打工渡假簽在Bratislava找到第一份正職,而且是在辦公室的工作時,我很興奮。

這是人生第一份在辦公室(可以體驗辦公室文化)的工作,得好好把握,好好抓緊學習企業文化的機會。

 

說實話,我的確學到很多。

所謂的辦公室文化,並沒有體驗到很多。

原因是求學期間,聽到的是"台灣"及"亞洲"這邊的辦公室文化,這些故事其實與我在這裡體驗到的文化相異極大。

 

公和私,分明很清楚,遑論是工作和生活,抑或者是同事和朋友的界線,大家都很明白這是什麼樣的場合,做好做滿,不該摻的也不會多加干涉,閒言閒語自然就少。

級別之分也不明顯,只要不是在正式場合,一般的工作環境下,主管/經理跟大家員工的感情不會非常疏遠,偶爾還是可以看到大家在私底下聊個很起勁。

 

並不是我自己在自己公司的觀察,據悉,在這裏的台灣朋友所就職的公司也大多是這樣的情況。

 

但前陣子朋友談到了她在台灣的工作情況。

"你在台灣肯定活不下去。"

 

是啊!這也是一部份的我,逼著我留在歐洲,不要這麼年輕回去台灣同流合汙。

 

辦公室生活確實也愜意,上下班也很準時。

但就在這過程,我發現有得必有失。

我得到的是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經驗和價值觀,但同時,我失去的是對生命的渴望和熱情。

 

我看著房間牆上,自己洗出來的照片。

我看著那些曾經在追求人生極致點的那些片段,回想起那些在陌生國度生活過程,看看自己從第一天來到斯洛伐克的蠢樣,到最近跟朋友合拍的照片,我變了。

 

在那些冒險的過程中,我不在乎自己是否有沒有洗澡,我只在乎每一天接觸了多少事務,學了多少個異國字,多少的變化在心中萌芽。

在工作和生活逐漸穩定的過程中,我開始被城市影響,我開始注意自己的許多細節,不再恣意而為,也不再有著廣漠的機會學習新事物。

多了務實,卻少了浪漫;多了充實,卻也少了色彩。

 

似乎在尋求一個平衡點,在這些黑與白之間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顏色。

 

離題了。

總之,我已經向公司提出辭呈。

話說,運氣總是出現在意想不到的時候。

"I have thought about your resignation, would you consider another offer?"

直屬主管接下去說的事情,我想我一輩子都會感激他,願意花時間和別的部門討論這件事情,為的就是他給我的一個機會,讓我在換生活軌道的期間不會分心。

"I think it might be good for you since it's a rather huge change in your life."

 

確實,這樣的機會實屬難得,如果沒有這份Offer,我想我初期在布達佩斯的生活應該會難題重重。

這樣的一個機會確實省略了許多思考麻煩的過程,反而可以讓我更專注地去思考我真正想要的目標,進而追求。

 

我很幸運,在這份工作的期間,認識了很多刺激我不同觀點的朋友,不可多得的是像我直屬主管和同事們,願意提拔跟幫助他人的朋友。

 

我即將搬到夢想中的城市,布達佩斯。

看來人生清單中,又可以再劃掉一筆。

 

再見,斯洛伐克,這個地方帶給我很多變化,激發我的思考,讓我更懂得去思考我想要的人生。

我來了,布達佩斯,匈牙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