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縷煙,變化又幻滅"

 

You don't know Jack.

如此有趣的標題,涵括著多少我們對生命的無知。

 

其實我想過生命終結時,我會在哪裡?

但我首先想到我要火葬,我把我的心思導向了驅體,而非靈魂。

 

"我們這輩子只是把靈魂寄宿在這個軀體內,等走了,這個軀體也就完成了任務。"我爸說

將所有這輩子所信仰的宗教和信條拋開,只問你一句,"你還知道你自己嗎?"

 

我很肯定的說,我連我會在哪裡都不知道了。

那軀體又算什麼?你也拋的開宗教和信條,那那些拋的開的東西又算什麼?

 

因為一場戀愛,一場相遇。

幾年後才有了我們。

來的時候我們什麼都沒有,走的時候我們什麼也帶不走,只留下歷史的蹤跡供後人再去追尋,可惜今非昔比。

如果我的軀體在這世上,還有其用途,甚至是幫助他人,那就拿走吧!

我的靈魂代表了整體,整體的我。有沒有那些器官對我來說,不重要。我也帶不走。

 

你說那不期待來生?

用個智障一點的角度來說,你復活別人當你是殭屍。

用個深度一點的角度來說,各宗教教派都祈禱人死後能去西方極樂世界,或是天堂,那你回來人世間又是為何?

人們總是抱著太多雙重思考(Doublethink)的思維在活著,從來沒有留心,原來很多邏輯都在互相牴觸。

 

One life to live.

這輩子,就這麼活著一次。以你現在所看到的軀殼,以你所擁有的記憶和靈魂,下去生活。

難道就不值得幾次,為自己而活?

至少為自己決定一些事,一些選擇,或者最少,為自己選擇生或死。

 

我們被太多外來事物誤了心念,從來不記得誰和我們試圖產生連結,來和我們對話。

最後我們誰也不是,我們找不到自己該去的方向,迷失在這個人生叢林裡。

於是先人們的智慧和教條引領了我們走出別具風格的每個人生,而教育給了我們思考的途徑,書本給了我們思考的工具。

可是卻誤以為,教育是固定的,書本是真實的。

 

各家教派的宗旨是誰寫的,真如其人在他生命中寫下了這本經典以傳後世?

都是人在寫的。好笑的是,我們從來不思考他為何如此寫,就很直接地把它奉為圭臬。

每個時代各有著不同的背景,會寫出不一樣的歷史,發展不一樣的文化,培育出不一樣的人種。

他們說的寫的做的,現代的我們還真的照單全收?

 

思考,身為人之珍貴就是因為我們會思考,很深很廣。

 

每個個體被創造時,都被賦予了不同的任務。

笛卡兒:我思故我在。

要去質疑任何的人事物,藉由質疑來創建自己面對所有事情的觀念。

 

有點超出物質理解範圍,但是我知道,所有的物質之所以會被理解被創造,都是從我們超出範圍的思考而有的。

莫比烏斯環沒有終結點,這樣的思考可以繼續,但是沒有結論。

 

教育告訴你方向,書本給了你質疑。

如果生命可以超出我想像的深,可以超出我想像的廣,

那我絕對不要成為一個人云亦云的機器,我是人,要活得像人,死的也像人。

 

從"Peaceful Warrior-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Pray for Bobby-為巴比祈禱"和"You don't know Jack-死亡醫生",

為我現階段的人生做下一個轉捩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