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Location!

連結:斑馬日記 - ZebraDiary 臉書專頁(FACEBOOK PAGE)


目前位置:斯洛伐克 布拉提斯拉瓦 (延簽:暫時居留證)


Current Location: Bratislava,Slovakia (Prolonging: Temporary Residence)


短期租屋資訊!


我在Bratislava老城市中心有一間單人套房,專門給短期旅行跟打工渡假的朋友租賃。


詳情請見租屋相簿

7/16-7/20,五天在廣州。

聯繫之前去台南玩的廣州朋友-昭揚,在他那裡待了在廣州的日子。

 

從香港離開Kelvin家後,隨即搭乘丁丁車到上環的中港旅大樓等車。

從深圳灣離境跟入境都很方便,香港方沒有檢查行李,海關通道僅分持香港居留證和訪港旅客。

深圳方行李過X光機,如此而已。

 

上車前忘了看車牌,忘記這班車會再繼續把我載到番禺區。

過關後,還是別台車的司機叫住我,才知道會換車。

 

抵達番禺賓館後,本來以為應該會是個寧靜的小郊區,沒想到也是一個發展很迅速的城區。

過沒十分鐘,昭揚兄就出現了。

路上也是聊聊些自從他去台南回國後,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對了,昭揚兄自從去完台灣後,寫了一篇台灣印象。這篇篇名會有印象主要也是他給的靈感。

 

我從來沒有想過,在台灣的我們,小從舉手投足大到政治環境,在大陸多數人的心裡還是挺不一樣的。

在廣州住在他家裡,比如說垃圾分類(我僅僅是把飲料杯洗好分類放好,他就說這可以做為典範了。)

我說,要不是十幾年前開始推行垃圾分類,我們也不可能做的那麼徹底。

 

簡單梳洗後,他帶我到附近走走晃晃,順道買個手機號碼並且熟悉環境。

路上,上天橋時,我看見有個小女孩,軟弱無助地坐在階梯上,腿前放著偌大的紙板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

大意是沒有錢可以繼續生活,能不能請大家發揮愛心?

 

昭揚:那是假的,你有沒有看到轉角服飾店前有坐著另外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女孩?

那是她的"主管",小孩子被擄被騙,在他們那個集團下強迫行乞,如果長相沒有什麼"賣點",就是把眼睛弄瞎或是手腳打斷,讓別人可以更可憐她。

那個小女孩還算是幸運的,好手好腳的。

 

有些商場的外面會公告一些失蹤人口的照片和特徵,希望大眾可以幫助這個家庭破鏡重圓。

大多數都是小孩和老人,再或者是一些失智或身障人士。

這樣的情況在大陸屢見不鮮,到各大城市都能看見這樣的小孩或是身障人士在路上行乞。

 

隔天我們經過這裡的時候,發現那個女孩和小女生跟一個成年男子在說話。

好像是要吃中飯了,所以送飯過來給他們吃。

這樣看起來似乎已經變成一種"職業",不用繳稅也不用負責任,穿得破破爛爛也不用在乎。

也不會有警察單位或社會單位過來關心這樣的狀況,因為習以為常,再者廣州的城管惡名昭彰。

如果可以霸凌,如果可以混口飯吃,做這些事情是為什麼?

 

沿途的城市風光似曾相識。

 

在台南生活的這幾年,都養成一個習慣就是,見到莫名的小巷子就會鑽進去,總是能在小巷子裡找到一些很酷的玩意。

這次抓到機會,有個當地人在身邊,眼前的小巷子看起來非常有趣,於是提出建議,走看看小巷子。沒想到發現了一些我非常有興趣的東西。

IMG_6409.JPG  

一道道的蚌殼牆就在小巷子裡。

昭揚:雖然我沒有走進來過,不過這就是現在中國各地出現的景象,城中村。

城中村,顧名思義就是城中裡有村。大街道上是商店林立,但是小巷子裡卻還是幾十年前的老模樣。

IMG_6413.JPG  

小巷子裡的路道某些也被"不刻意"地保留下來,完完整整地道出這個城市原本的模樣。

縱使小巷子裡沒有小吃店,沒有很華麗的擺飾,但至少這已經比許多被政府翻新的古鎮還要有趣太多。

 

隔日,昭揚見我這麼喜歡這些老建築群,隨即提議租車前往大嶺村去看看一些早期的建築物。

在還沒去之前,昭揚兄告訴我,大嶺村是他幾年前去看過的,現在也不曉得有沒有變樣。

大嶺村有名的地方,在於這個小村莊曾經出過狀元、探花和幾位榜眼,以下的進士和舉人也是不勝枚舉。九品官更是高達100多位。

昭揚兄提起了另一個故事讓我更感興趣,那就是該村的陳氏祠堂的保留原因。

 

在文革時期,許多宗氏祠堂都被焚毀。而這座祠堂到目前為止還存在的原因,是這裡的村民知道如果繼續擺放祖先的牌位,肯定會被銷毀。

所以很機靈地將紅皮書擺滿祠堂裡面,而那些紅衛兵看到祠堂裡擺滿了毛語錄後,就不再批鬥和焚毀。

許多祠堂和建築物之所以能夠保留到現在,都是靠放置和小紅書相關的物品而得以保留。

 

走在大嶺村的路上,還是不難見到商業化帶來的後果。

很多建築和商店都是新的,風格與本來的村莊格格不入,也沒有新意,看起來和其他村莊沒有兩樣。

不過這倒是引起我的另一個想法,村莊裡的人也不見得想要保持本來的生活風格。

原本的建築模樣和生活風格就是他們居住的場所,太習以為常。等到有外來刺激的時候也想模仿外在世界他們所認定的流行和美好。

雖然說這種複製化的古鎮越來越多,的確讓許多旅行者失望,但倘若能換個角度去想,或許當地居民想要的就會是這樣新穎的樣子。

我們抱著一定會看到什麼的心情而來,卻大多數抱著什麼也沒看到的心情而去,這樣的旅行前備作業就太令人傷心了。

 

在古鎮里晃了幾圈,除了沙井氣(意為井裡的水像空氣一樣快速冒出)和村裡最老的菩提樹下,和當地居民聊天室兩個我很喜歡的地方之外。

其他的就一般般。或許是在廣州的城中村看到太多驚喜的事物,反倒大嶺村就沒有太多的驚喜。或是說,我也懷抱著那種心態來到這裡旅行。

 

廣州最大的特點就是美食。

昭揚兄駕車帶我去一家在番禺郊區的豬雜店大快朵頤。

所謂豬雜就是豬的各種臟器,而這家位於郊區的沙面豬雜王,真是一絕!!

昭揚兄流利地點了兩道菜和一鍋粥,這樣應該可以餵飽兩個人的胃。

第一道:鹽焗豬腰。我最愛的一道,也可以說,下次有機會再來廣州,我會毫不猶豫地叫計程車在去這裡地方吃飯。

豬腰處理的剛好,咬下去還會彈牙。配上去的綠辣椒的辣味和椒味更增加了鹽焗豬腰的風味。

昭揚兄還說這裡頭還有一樣東西,叫做沙薑。他說這和在台灣吃的到的薑不大相同,風味也不太一樣。

第二道:鐵板豬雜,蔡如其名,裡頭也加了沙薑,但是味道卻和上一盤不一樣,不是這麼對味。

但是裏頭的豬肝也是恰到其分!軟嫩又有口感!粉腸就更不用說了!太好吃了!

第三道:豬雜粥,完全就扮演了融合上面兩道菜的味道,粥的味道不多,剛好配上以上兩道較重口味的菜餚簡直恰到好處。

 

光是這三道就讓我和昭揚兄招架不住,不過粥是昭揚兄的愛將,他說一天不吃粥渾身不舒服。

還好這幾天的早餐都有粥,他都是自己下廚料理自己的餐點!

 

隔日早上出發前往廣州市區,說實在話,這趟來廣州我真的一點功課都沒有做。

在印象中,廣州是個革命起義之地,是個菜系源頭,所以根據以上兩個基礎認知,我只知道我來廣州要吃要看一些革命景點。

不過革命景點又太多,只能選一些比較有歷史性的。不過到後來,這些被選上的一個都沒去,反而是昭揚兄帶去的沙島更有歷史風味。

 

首先抵達了廣州-聖心大教堂。

IMG_6375.JPG  

很難想像廣州市的城區裡還能有座這麼美麗的教堂,看來廣州的巷子裡還真的是無奇不有。

廣州 聖心大教堂

哥德式風格的大教堂,和其周圍的"中國式"建築物格格不入,算是很衝突的存在。

羅馬的土 耶路撒冷的奠基石  

一塊來自耶路撒冷的石頭和一千克的羅馬土,置於教堂兩側,作為奠基石。


IMG_6360.JPG 

教堂裡公告禁止拍攝,不過參觀沿途還是會有,會講中文卻似乎看不懂中文的人一直拿著手機偷偷地喀擦喀擦。

倒是不要被這種人群影響,細細地觀賞及品嘗這間教堂的美比較實際。

雖然還沒有到過歐洲任何一座教堂欣賞過,不過這間教堂的內與外都和我在書上或網路上看到過得很像,實在吃驚。

 

路上還有經過以前毛主席進行農村演講的殿堂,不過進去後才發現這是一間孔廟?!

果然是批儒揚法的學派。

 

IMG_6394.JPG  

再來就抵達了黃花崗,也就是歷史課本中國近代史一定會提到的起義點。

還有也就是ㄤ冰的時候可能會聽到裡面的人會說今天的考題前三題竟然是,是誰在黃花崗起一時開了第一槍、第二槍和第三槍。

答案可以自行上網Google,可能會讓你大笑一場。

 

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墓就矗立在公園中央,公園裡到處都可見當年建立新政府而犧牲的人的塑像或碑銘。

園內也隨處可見"中華民國"的字樣,是讓我比較吃驚的點。

一直以為至少在文革之後,這些不該有的字樣應該會不復存在在中國境內。

昭揚:不會吧!中華民國也算是中國歷史的一部份,再怎麼樣都不會把那段給抹去的。

 

和昭揚兄聊天,會發現他和我想像的中國人不太一樣。

他讓我感覺到,不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是認為台灣是大陸的。

或者是說,在國籍和國境的認定上面,我們不該就這樣簡單地認定誰是誰的。

因為每個人從小接受的價值觀和教育本來就有所不同,就比如如果告訴一個台灣小孩台灣是大陸的,那他就會認為該項為事實。

這只是一樣的道理,不能說對錯,也不能怪罪任何人。

 

面對這樣的中國人,在旅行時我都避而遠之,畢竟這是不必要的聊天內容。

但是我還是會抱持著台灣是一個國家的想法,因為兩岸的文化已經有很大的差異,至少在"拿著台胞證"的份上,我深深地感覺到我們就像是個附庸國。

我們有獨立的法律體制和國家系統,這和對岸是完全不同的。

我雖然不同意你的說法,但是我尊重你的看法。我想這之間,雙方都應該學習怎麼樣去尊重別人,而不是在檯面下吵著誰是誰的。

 

再者,他的想法也很獨特,總是能夠清楚分析事情的對與錯,而且還能很理性地去評斷雙方。

一件事情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只是在那種時空環境下,不同的人產生了不同的衝突。衝突總是因為自我領域受到侵略才會出現。

 

旅行總是能遇見不同的想法,對我來說那已經超過不同的國家這種概念。

而是將所有人打散在你的周圍,見到的則是不同的個性相互衝擊。

金髮碧眼或者黑髮黑眼,那又有什麼不同?

你的國家有小偷,我的國家一定也有小偷,為什麼總是說去到哪裡一定要小心提防什麼樣的人?

如果我們反過來想,為什麼我們小偷少,他們小偷多,再看看周圍身處在什麼樣的環境下,不是每個人都能生活在優渥的環境下,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受到平等的教育,

更不能說每個人生下來條件都是一樣的。

相對地,你的國家有爛人,我們的國家難道就沒有爛人嗎?

反過來想就是為什麼會有爛人?為什麼你眼中的爛人可能在別人眼裡卻像是個天使?

為什麼長的和我們不一樣的人就一定個性很好很溫柔?(這句話特別奉送給CCR,我指的是那些會在夜店鬼混的CCR。)

 

去到哪裡旅行,看好你的行李是你的責任,不能說被別人偷走就怪罪個國家治安很差。

尊重他人是在旅行上就該抱有的想法,而不是總覺得反正他是中國人所以沒差。

 

總之,和昭揚聊天總是可以得到一些不一樣的認知和想法,我很慶幸我能夠認識這位朋友。

 

在廣州吃到的美食也是不勝枚舉,都是由這位好友吃一些"地道"(台灣話就是道地)小吃和餐館,讓這趟的廣州之旅充滿美味!

還是念念不忘那鹽焗豬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郭小狐
  • 彥哥~ 我在這兒~ 我在這兒~
    我有持續Follow喔~~~~ XD
  • 哈哈哈感恩你XDDD
    你的VPN真的太無敵了!!!

    斑馬 於 2013/07/29 09:18 回覆

  • 潘俊良
  • 我也有再發柔喔~~
  • 喔耶!!!哈哈哈
    話說我應該不能從大陸這裡寄明信片到船上吧@@

    斑馬 於 2013/07/29 09: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