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位置!Location!

連結:斑馬日記 - ZebraDiary 臉書專頁(FACEBOOK PAGE)


目前位置:斯洛伐克 布拉提斯拉瓦 (延簽:暫時居留證)


Current Location: Bratislava,Slovakia (Prolonging: Temporary Residence)


短期租屋資訊!


我在Bratislava老城市中心有一間單人套房,專門給短期旅行跟打工渡假的朋友租賃。


詳情請見租屋相簿

"到康定或成都的車都很好搭的!"

在理塘遇見的一個搭便車到這的女孩信心堅定地跟我說道。

即將空空如也的錢包迫使我在新疆前應該先來一次便車之旅。

 

在稻城待的晚上太舒服,便宜的床位和超值的附加驚喜。

和車上兩個以色列朋友看著稻城各家小客棧互相廝殺房價,最後殺到非常低價的床位,免費接送到客棧。

以色列朋友  

認識了客棧裡的一家人,使用了藏式廚房,還吃到了道地的牦牛肉湯。

牦牛肉湯和生日蛋糕  

好吃的東西總是在吃完後才記得留念。

 

隔日,在稻城路上的腳踏車店租了腳踏車,騎車在稻城路上晃晃。

前往茹布貢卡溫泉路上的草原 前往茹布貢卡溫泉路上的草原

在前往茹布貢卡溫泉的路上,兩個朋友突然被下山彎後的景色給嚇到,緊急停車說,想在這裡歇會。

我想這是大家對於"休閒"的定義不同,對一些人來說,趕景點和行程一直會是他們旅行中在做的事情。

但對於某些人來說,旅行除了是這些趕路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在這趟旅行中得到適當的休息。

豬群 小牛 前往茹布貢卡溫泉路上的草原

因為他們倆個是蜜月新婚夫婦,我嘗試在當他們的中文翻譯之外,保持一些距離讓他們兩個好好享受在中國這裡的蜜月。

赤腳過了小河,選了一個沒有排泄物的小草地,坐著,躺著。

也沒有事情可做,不寫日記,不拿相機,只是坐著再躺著。

聽著風聲和水聲,我以為這樣在草原的行為模式只會在新疆或是等我出了中國國境才會出現。

 

什麼也沒想,只是淨空自己的腦袋。

躺著曬太陽。

神山

在藏區,在群山之中高些的山都會被譽為神山。

總是可以見到風馬旗圍繞在山腰上,再平一點還可以有白塔。

想不透在那麼陡峭的山上,可以掛上如此美麗的風馬旗,或是用哈達圍成的藏語咒文。

每繞過一座山,都可以見到不同的咒文,在一些你看起來幾乎不可能攀爬的山上,隨著風而飄揚,念著咒文。

茹布貢卡溫泉

抵達溫泉小村,每家民居都在經營溫泉事業。

既然有溫泉,就表示這裡是源頭。

靠山側的村子有溫泉源頭,以色列朋友接近一看馬上跳開,原來是當地居民在溫泉頭那裏處理牛肚。

"I can't directly see that stuff."

在猶太教義裡,有很多我不能理解。像是不能飲用或食用當地食物,同一餐不可同時存在奶與肉,上帝創造世界的第七天不可進行任何活動等等。

在這趟旅程中有他們同行,算是在去以色列之前的震撼教育。

"In our religion,there are so many things that I think you wouldn't understand.I'll try to let you know before you go Israel.But it's only Jews,not including other religions."

他們說的對,同行期間,我常常忘記他們的教義,一直問他們想吃什麼。

 

在下游的小河中,我們又泡了泡腳。

我在想,既然源頭在處理牛肚,那不就代表我們在泡的就是牛肚湯?

茹布貢卡溫泉小村的轉經筒和白塔 茹布貢卡溫泉小村 \茹布貢卡溫泉小村

小鎮上的居民非常和善,縱使老人家聽不懂中文,他們還是會笑笑地看著你,請他們的小孩出來幫忙解釋一下。

 

他們想在這裡泡個溫泉,而我對溫泉不感興趣,暫時分道揚鑣。

雄楚寺的路上

在縣城解決午餐後,我再向溫泉方向騎行,到了稻城縣城邊上的一座寺廟-雄楚寺。

越騎越多的農田出現在兩旁,草地也越來越廣。

在這壩子(峽谷平原)上幾叢人家,綠黃相間的風景在眼前漸漸變化替換。

 

在稻城很多人對著我們的面,說你們不去亞丁簡直是可惜。

我就怕,花那樣的門票錢,我會覺得可惜的是我的錢,而不是我沒看見的風景。

目前中國太多景區所求的票價,根本就不值得一看。

雨崩的230元已經讓我大失血,雖然看見的景色很美麗很漂亮,但我想用對的心態,看見的風景肯定會比單純的風景還要來的有意義許多。

稻城亞丁在背包客棧非常有名,但從街上一些背包客的眼中,我想亞丁的風景和票價是不成正比的。

兩個小朋友  

在路上突然被一個小妹緊拉著腳踏車,迫使我只好停下車。

"借我騎嘛!借我騎嘛!"

現在想起來我怎麼會妥協呢,就這樣讓她把腳踏車騎走,騎到我的視線以外的地方。

 

和她一塊的小朋友似乎聽不懂中文,想詢問那個小妹是不是他的姊姊,他搖搖頭。

 

過了不久,看見小妹朝著我們的方向騎了過來。

"再借我騎一下。"

對於我的妥協,到現在還是不敢置信。

 

轉了幾圈白塔,說實在話,一半在祈禱我租的腳踏車可以順利回到我的手上。

"你要騎回去是吧!讓我往前騎,你邊走邊讓我騎一下。"

邊往前走時,小朋友和旁邊的小妹子竟然說著,"給我一塊錢。"

我心想,你們不是聽不懂我說的嗎?怎麼現在在說這句中文。

我笑笑地說,沒有,不行等等的字眼。

 

等了幾圈以後,我和小妹說,我現在需要騎回去,太陽快下山了。

雙手緊握把手,小妹還是不願意下車。

經過幾句堅持,小妹只好下車讓我上去。

"你這個這麼漂亮,給我嘛!"

指著我的太陽眼鏡,同時,那兩個小朋友重覆說著同一句話。

我說不行後,小妹又說,你的包包那麼漂亮,裡面裝什麼?手直接就摸到了我的包包上。

不客氣地揮走她的手,"不行!沒有錢!"

 

待我騎上了腳踏車,小妹還是不願意放手。

只好使力地騎走腳踏車,速度快到她跟不上後,她才放手。期間還是聽到小朋友生氣地喊著那句話。

在麗江也遇到一樣的事情,那位白族嬤嬤很盛情地邀請我幫她拍照後,竟然轉頭變臉說她要收錢。

我以為是麗江的商業氣息讓那裏的人變成這樣,沒想到這樣的小鄉裡,孩子唯一會說的話竟然是如此世俗的語句。

 

翌日,和朋友一起前往理塘。

在嬤嬤納西那裡認識一位新加坡人,他在路上聽到理塘還比瀘沽湖美,讓不想逃票也不想浪費錢的我很心動,才決定走香格里拉到稻城這條路。

語言障礙還是很重,前一天約好的藏族司機到了約定時間不見人影也不開手機,九點半了才說他昨天就已經約好七個人一車,但沒有我們。

說好可以早上八點走,結果在大街上到處找司機去理塘,都被弄得沒有情緒,能夠越早離開稻城越好,也沒有心情殺價。

 

香格里拉-稻城-理塘的道路路況真的很差,這一趟相加約十八個小時的車程,體內的器官都不知道換了幾遍位置。

大家都說318國道路況從來沒有好過,朋友甚至建議我再繼續往北走到317國道路況會好一些。

鑒於金錢狀況和日期,還是決定走318往西趕到成都。

 

這段目前算是旅程上最顛簸的一段。

在稻城遲遲找不到司機可以出發,在理塘人生地不熟的狀況下幫兩個朋友找價格合宜的旅社,得知理塘到康定的車票至少要兩天前就先買好等等。

抵達理塘的那個瞬間,沒有了旅行的心情,不想待在理塘卻又不得不待直到確定公車車票。

 

以色列朋友對價格比較敏感,和他們走過幾間旅社及說明車票狀況後,直接去一些簡單的旅社下榻。

因為抵達理塘的隔天是星期六,就是前文所提及的上帝創造世界的最後一天。

在這一天,猶太教徒不可出門,若要出門也不可攜帶物品、不可進行購買等行為,簡單來說,就是什麼事情也不能做。

所以他們委託我幫他們買車票,並說道他們今天太陽下山後就無法聯繫,直到星期天的日落為止。

雖然教義是出自好意讓他們可以在一個星期的某一天,挪出時間和家人聚在一起,但是如此嚴格的教義還是讓我驚訝不已。

 

入住旅社後,還是先把身上的沙粒給清洗掉,沿途過來的路塵土飛揚,感覺自己的身上黏了很多沙粒。

沒想到洗完澡在逛旅社的途中,竟然遇到了先前在麗江媽媽納西住宿時遇到的台灣大哥!

"我們途中也遇到很多在媽媽納西住宿的旅客!大家不僅路線相同,還住過同一間客棧!"

又開始熟悉的台語和台灣腔。

 

時間還早,到街上逛逛。

走進熟悉的菜市場,看看理塘這裡出產的蔬菜和水果。

隨手買了一塊鹹餅來吃,到了高原之後,食量就變得特別大!跟初次抵達拉薩的時候一樣,不過那次因為高山症痛苦了兩天,這次上來高原除了器有點喘之外就沒有太大問題。

回程時看到一間漢堡店,心想已經很久沒有吃到漢堡,先看看價格也無妨。

"耶?你是不是台灣人啊?"

沒想到說了一句"就這樣吧!",馬上被對面桌的兩個台灣人給認出老鄉來。

真的是緣分來的!他們兩個就是我在稻城故事青旅聽到的兩個台灣情侶檔。

 

經聊天後,發現他們一個是留職停薪,一個是辭職,出來到中國走走散心。

兩個人都很喜歡攝影,這次來到雲南四川就是為了攝影而來。

飯後和他們一起走回他們住宿的青旅,才發現理塘不僅有Lonely Planet上所介紹的兩家。

我們初次抵達理塘,走的不夠遠,一直以為理塘只是個小鎮,住宿點應該都聚集在巴士站附近,沒想到幾步之遙的地方還能夠有設備完善的青旅。

 

當下,就和台灣朋友約好明天一起行程。

翌日就搬到了這間旅舍,爾後,和台灣朋友一起前往白塔公園。

ㄅㄞ 白塔公園  

沿途旅程終於看見一個可以和拉薩所見到的信仰比擬的地方。

入園不用門票,轉了一圈曾經熟悉的轉經道後,坐在白塔對面看著居民們默默地轉經,也順道用扎西德勒和他們打招呼。

關於招呼語,爾後聽到Frank告訴我,扎西德勒的由來。

唐朝時期,文成公主遠嫁西藏的松贊干布,抵達某處時,遠見藏族官員前來迎娶,就問了他們一句"誰叫你來?"

藏族官員因為聽不懂當時的唐朝官話而默不回應,公主又因見到如此美麗的景色說了一句"這是哪裡?"

當年唐朝官話和我們兩岸沿海人民所使用的閩南話很像,當時的藏族官員就見到公主用很好的心情講這兩句話,就發展出了"香格里拉(像ㄍㄧㄡˋ哩來)"和"扎西德勒(佳洗ㄉㄨㄟˇ勒)"兩個詞語。

 

聽完馬上大笑,這果然要懂閩南語的人才有辦法聽懂。

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不過非常容易記住扎西德勒是這裡藏族的通用問候語。

 

離開了白塔公園,沿途邊聊,邊走到了位於理塘縣城南方的毛埡小草原。

遼闊 

在漢堡店用餐時,聽到理塘的年輕人這樣說道,"我們理塘的牦牛肉是最好吃的!在草原邊際上就有一家牦牛肉乾工廠。"

草原雖然非一望無際,不過總算見到如此漠大的草原,心裡頓時覺得挺舒暢的。

小毛埡草原

草原上的突出物 

走沒多久,就發現這裡的草原上有些突出物,腳踩上去不會塌陷,但是從破洞看進去卻是空心的。

我們一夥三個人完全不知道這是如何形成的?Frank說這應該和濕地有關。

爾後在草原上發現等距且形狀相同的洞和擱置在一旁的草皮,猜想應該是居民在這裡尋找蟲草的遺跡。

牛頭骨 人造河道

翻過草原上的人工河道後,聽見遠方的帳篷有陣陣歌聲飄揚過來。

藏族的歌曲都非常高昂,縱使是首情歌,也會是一首澎拜的情歌。

粗壯牦牛  

路上發生一件逗趣的事情。

基本上走過一些牦牛群,會有幾隻比較粗壯的牦牛會發出低沉的哞聲。

找到相近的聲調,發出相同的聲音,這隻牦牛竟然停下自己的腳步,把牠那帶有尖角的牛頭轉向我,似乎是很疑惑為什麼這個動物要模仿我的聲音。

不過看到牠兩個尖銳的牛角,一看見牠朝這裡走過來,實在是太嚇人了。趕緊跑開。

 

遠方的聚會  

越接近白色帳篷,可以聽見純人聲的藏族歌曲。

走近一瞧,發現帳棚裡的人群一直好奇地打量我們,直到有一位貌似漢族的人問我們道,"和我們一起吃飯吧!",我們才入內。

原來是在理塘附近居住的藏氏家族,這三天剛好是他們的家族團聚日,每一年都有。

今年選擇在這裡舉辦團聚日,他們為期三天的團聚都會自己想出一些活動,例如歌唱大賽、賽跑和賽馬等等活動。

抵達理塘時剛好是賽馬節剛好結束的時候,他們也選在這個時候比較沒有這麼多人的期間,來延續他們自己的賽馬聚會。

草原上的家族聚會  

到的時候剛好是歌唱大賽的尾聲,瞧他們年輕一輩的小朋友一直拿著哈達搶著圍在別人身上,似乎是誰圍到了哈達就得唱歌。

不好意思的小朋友就會把哈達放在一旁,直揮著手。或是把哈達拿去圍在長輩身上請長輩高歌。

 

"坐下來吃個午飯吧!"

沒有主持人的場合,大家都非常配合變成吃飯模式。

正姿危坐地等著親人上菜,好像是安排好的隊形,較長的男性和孩子一排,較長的女性另外一排,長輩們都會坐在一側看著大家。

一人一碗已經放好菜餚的飯,再加上熱菜一碗以分給三四個人吃,再加上放著小刀的一鍋牦牛骨肉和糌粑。

尤其經典的莫過於那鍋牦牛骨肉。身邊的家族親友紛紛把那鍋肉推向我們,說著吃吧吃吧!

不好意思地拿起刀,切下三片小肉嚐嚐。

沒想到這牦牛肉還真的是好吃啊!肉質軟嫩還帶有肉汁,和以前吃到的牦牛肉那種需要咀嚼的口感相異極大。

配上冷糌粑也不失美味,牦牛肉又比其他種牛肉還多了一種味道。

"好吃嗎?",頻頻動刀切肉的我,說不出話還一直點頭。

 

到了高原上,身體機制還是有些無法適應,熱量消耗得快,若在一餐中沒有吃飽,很容易過了兩三個小時又餓了。

卻又不好意思切太多塊,於是切了兩塊骨肉後便作罷。

藏家族的親友一直再把那鍋肉推還給我,似乎這鍋肉就是特意給我們三個的。

我們笑笑地接受,最後和身邊的藏親友一起分享了那鍋牦牛骨肉。

大家族 大家族

看到Frank大哥和心慧姐各有一台大炮,邀請我們和親友一起共進午餐的大叔就說到,"能否幫我們拍幾張家族全照,你們的設備應該可以把我們拍得好看一點。"

他們倆個一口答應,等大家享用完午餐,大叔就開始號召大家到草原空地上集合。

好玩的是,女生和小孩們都已經站好定位,男生們卻急忙將自己的車開到照相處的後面。

"我們也想把車一起拍進去,可以嗎?"

"八成是他們的習俗。",模仿蟲蟲危機裡的送石頭橋段。

 

全家族一百多人一起拍照我還真沒見過,親友們順從著Frank大哥的指示,拍了幾張美照。

我的相機就在這時候不靈光,早上出門還是滿格,現在卻告訴我沒有電了。

 

少數民族服裝 藏族姑娘  

趁著相機開機關機還有一些電力時,拍了幾張小姑娘的照片。

拍完團體照後,很多親友很瘋狂地把自己小孩抓過來,請Frank大哥幫他們拍一張獨照。只能說拿著越大的大炮,責任越大。

 

不知道是不是和幾個小朋友特別有緣分,圍在我們身旁問了很多用"台灣有沒有/是不是..."的語句問了好多問題。

其中一句讓我最驚訝的,是這句。

"你們覺得釣魚島是中國的還是台灣的?"

Say WHAT!?這位小朋友年紀也才12-3歲,問這個問題未免也太成熟和敏感了點。

不過小孩有心無意,也不用太認真。只是這樣的行為或許就象徵著在他的教育中可能或多或少有人向他提及這項議題。

 

隨後又把我們拉去草原邊上的一個生態池。

一直喊道,"這裡的青蛙都很小的,要小心不要踩死他。"

藏區的藏傳佛教多少都對這裡的居民有些影響,特別是對生命的尊重,在這些孩子們的言語中可以體會到。

 

和小朋友離別總是比較難,他們堅持我們得跳完一首歌才能離開。

和藏民吃飯總是能感受到那種分享無求回饋的感受。

 

翌日早晨,很糾結到底該不該今天就走。

身上的錢所剩不多,猜想應該沒辦法順利抵達成都。

若是搭便車,就應該今天走。但理塘才剛要開始,就走也不知道哪時候還會再回到這裡。

我還是走了,說到底還是和錢脫不了關係。

 

前往新督ㄑㄧ  

和青旅老闆借了紙板,寫上下個目的地的名字。心存僥倖地把自己的目的地估得很遠。

背著背包,前往縣城公路的盡頭,豎起搭便車的公式-大拇指。

頗幸運地,半小時內搭上了要上山的一輛貨車。途中有幾輛房車互相詢問還沒有空位可以給我坐,他們是要直接到康定了。

但問著問著似乎也沒有下文,就這樣走了。

我想搭便車絕對不能有的就是僥倖心態,可以抱著最大的希望搭,但絕不可以僥倖地說等一下一定有。

而且還不能選車,因為永遠不知道哪一輛車會是你的寶馬。

 

理塘到海子山口的路上  

給藏族貨車師傅載到了一個給水點,他說這裡就是他回家的山路岔口,我得在這裡下車。

沿途聽搭便車的大家在說,通常開越好的車越不可能停,通常在藏區都會是藏族人會很好心地停下車來,或是時間已晚邀請你在他家留宿一晚。

下車時,師傅指著前方說,"前面有一輛車,你去問問他吧!"

才走過去,看到下車的師傅很面熟,不就是今天早上在漢堡店遇見的師傅嗎?

 

"這裡的藏族婚禮很傳統的,新娘會帶著全金的禮冠。"

一個年輕人聽到我們在討論明天藏式婚禮時,出口說了一些小提示。

 

"你不是今早在漢堡店的那個大哥嗎?"

師傅轉過來看到我笑了一會,"怎麼你也在這啊?"

和他說明來意後,他指向車後方,"坐吧!和我們一起上山。"

原來車後早已經有兩個背包客,也在中途攔到師傅的車。再加上本來和我同車的一位阿姨,總共四個人坐在卡車後方,和水泥土包一起。

 

原來師傅是雅江藏族,到理塘來承包工程,現在是要從他在理塘山上租的房子做午餐送給他的工人們吃。

等待廚房阿姨做好了菜餚後,搬到卡車上,卡車緩緩前進。

同車的阿姨拍了拍我肩膀,給了我一顆蘋果。

高山 藍天

已經很久沒有坐在卡車後方,讓我想起以前小時候總會要求老爸開貨車讓我坐在後面吹吹風,跟著老爸和貨物一起到台中或新竹。

尤其是往新竹的路上,海風特別強,看著藍天吹著海風,心情就不知怎地特別好。

這趟貨車只是陽光大了許多,眼前風景從海轉成了山。如同一片茫茫無際的綠海在眼前用極緩速在蕩漾。

不同的風景,卻有相同好的心情。

 

和我一同搭便車的阿姨,在我們翻過某座山垇時,和師傅說她要下車。

眼前一片荒蕪,也沒有任何有村子的跡象。

阿姨下車後,從車的後面看過去,真的就她這麼一個人,在廣漠無際的綠波裡。

過了山垇後,才發現山腳下有一個小村子,幾棟藏式房屋座落在峽谷中,而她,也朝向那個村子的方向行走。

 

我們似乎因為住在城市裡,因為沒有看過大山大海,所以自然而然我們把所有加工品視為我們所依賴的一切。

卻不知道我們人類真正應該生活的環境,應該要與大自然一起。

突然之間看見阿姨拿著她買的蘋果,一個人走在那大山大海裡,心中感慨,又有種寂寞。

想念起台灣的7-11,想念起城市的各種方便,再怎麼說,我所居住的小鎮也和大自然有些距離。

當我離開嚮往大自然時,我從沒有想我所依賴的城市叢林,現在竟然會是我開始懷念,會是我這一輩子一直依賴卻不自知的地方。

 

抵達了埡口,師傅就說他的工人們就在上去的小山坡上。

新婚藏族夫婦 工地廚娘

師傅盛情邀約和他們一起共進午餐,廚房阿姨做的紅燒辣牛肉鍋實在太好吃。

不管是什麼調味料,用牦牛肉下去調理的那股味道真的太誘人。

工人們辛苦工作餓著肚子就等這餐,我們就意思意思喝碗湯以表感謝。

 

和師傅聊天,原來師傅還比我小了三歲。

在藏式家族裡,我們30歲才結婚對於他們來說,太老了。

我想,其實也是,在這樣的高原環境生活,本來就是要趕快成年才能幫助部族爭取維持生命的來源,盡早結婚,成家立業,或許也是高原環境造就的吧!

 

繼續啟程。

往前走了幾段路,又搭上了一台牛糞車。

到了一個莫名的地方,師傅說他就只到這。

海子山口後  

一行人下車,對這個地方也沒有任何認識。

和路旁的小攤販借了點水,就再繼續往上坡走去。

自己的身體似乎沒辦法承受突然爬上4400多公尺的地方,邊走邊喘。

步行了幾公里,太陽依舊朝著回家的路前進。沿路遇到的車都因為看到一群人而沒有停下來。

大家開始有了露營的打算,而我身上卻沒有任何露營裝備,唯一的睡袋也在去陽朔的路上丟了。

 

身上的糧食只剩下阿姨給的蘋果,果然對搭便車這件事情太輕率了。

本來還心想接下來應該還可以很順利地搭到便車,沒想到在山路上等了三四個小時,遲遲沒有車子願意停下來。

坐在路邊,同夥們一直在討論夜宿這裡的想法,而我只是在一旁聽一聽,真誠希望不要給同夥添麻煩,趕快找輛車到山下住宿。

 

見到一輛小貨車,趕緊用力揮動雙手。

果然停了下來,但車內的師傅說只能載兩個到雅江。

同夥的大哥說你們能走幾個就走幾個,不然這麼多人沒有車會停下來。

和一個步行幾段的小夥子上車後,目送其他人離開。

 

夜深了抵達雅江,隨處找了一間旅舍入住。

20元一人的價格也沒太多要求,一整天搭車到晚也疲倦了。

 

隔日的搭車還算順利,到了新都橋和康定。

整程換乘了六趟便車,三趟藏民車,三趟四川車。算是在新疆搭便車前的暖身操。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潘俊良
  • 坐沙發!!再多來點照片分享吧!!
    11/16單位慶生記的來探望我們
    我有幫你留位子,撥個空來吧!!哈哈
  • 哈哈哈!!!
    還有單位慶生日?我怎麼不曉得!!!
    最近大家還好嗎?我正考慮要洗些照片寄回去給船上。哈哈

    船上的地址是...蘇澳郵政90230?,寫這麼久的信封我竟然忘了= =...

    斑馬 於 2013/08/25 14:17 回覆

  • 潘俊良
  • 90230附3
  • OK!!!最近就來寄!!!

    斑馬 於 2013/08/26 10: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