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後有雨崩攻略,可直接前往。

"耶?我朋友正好過幾天要上雨崩,你要不要改個行程跟他們一起去?"

 

在昆明,朋友帶著我到雲南大學附近吃飯時,告訴我這個消息。

在原本的行程中,是有想去這個人人口中的桃花源,但是礙於雨季還有金錢方面的考慮,就暫時擺在計畫之外。

 

或許是旨意,離開昆明時又聽到周遭的人說要上去雨崩,直接在昆明就買了前往麗江的票,準備上雨崩村。

 

在麗江大研古城整理了三四天,得知消息會在飛來寺集合。

提早一天到客運站買了直接到德欽的票,省得在香格里拉中轉的時間。

 

出發那天,又下了雨。整趟行程到目前為止都是到目的地時下雨,離開時也是下雨。

沒想到這場雨,讓班車從早上八點半,開到了晚上十點半,途中遇到落石和虎跳峽的交通阻塞。比預計的八個小時多將近兩倍時間。

過了香格里拉後,大家開始互相找尋旅伴,一直在詢問是不是要去雨崩。

 

沿途時醒時睡,在大陸的交通上,隨身攜帶耳塞真的是非常好用的。再加上充氣型的飛機枕,保證沿途睡眠品質會高很多,當然第一要務是要隨身抱緊自身財物。

到了飛來寺的青年旅社,也就是在麗江住宿時認識的台灣大哥們所說的-覺色滇鄉青旅,和昆明朋友Ella所認識的子若哥見到了面。

覺色滇鄉青旅...  

這趟行程是他安排,和他的同事們一起出來走一走。

認識了大家以後,開始期待這趟到雨崩村的收穫。

 

一早起床,一行人八個整裝出發到青旅門口詢問到雨崩包車。

昨晚花了一點時間去聽回來的人聽逃票的事情,就有一位背包客說他午夜抵達售票口,凌晨一點半左右在過西當山口時被抓包。

到目前為止,雨崩村這個嚇人景點真的是聽過以來,最難逃票的一個。

IMG_6801.JPG  

包車抵達售票口後,司機就請大家下車買票。

憑證買票,學生和軍警有半票優待。一張票價值人民幣230元。

進雨崩並沒有這麼貴,雨崩村的門票只需要人民幣80元,剩下的150元是承包公司把兩個不知名景點和飛來寺的門票給包進去了。

不得單買,不得轉讓,不得補票,就這樣一口氣把230元交了出去...心裡也挺不是滋味的。

這230元,並沒有回饋給村民。抵達雨崩後據當地居民說法,是整村的行政中心每年會收到人民幣約40萬的回饋金。

但想當然爾,地方政府收了錢是不是個別回饋給村民的。這個事實從幾個村民口中驗證。

 

其中一位村民給了我另外一個思考途徑,就是去雨崩的危險性。

有人在去西當山口到雨崩的路上落下河谷,從雨崩前往尼農的懸崖墜落,在神瀑被冰柱插死,登山失蹤等等都是這趟雨崩之行的潛在危險因素。

公司收了遊客這些錢,是得負責遊客的人身安全。

這位村民就說她自己也有在牽騾上山載客,有次遊客從騾上摔落受傷,這家承包公司賠償70%,剩下的他們自己承擔。

如此高的價位確實也阻擋了一些人進入雨崩,但從另外一個思考角度來看,抵擋不住那些有錢人群的侵入,導致雨崩物價水漲船高。

 

進入售票口後,驅車再前往西當山口,會有另外的檢查哨,司機原則上就載到這裡,再往後就是前往雨崩的山路。

從西當到雨崩的路線是12公里上坡,6公里下坡,約18公里的山路。

沿途的山路因為雨季關係,泥濘難行。

IMG_6807.JPG  

不過沿路上都會有驛站可供大家休息,從西當進入雨崩,就有三個驛站可供休息和飲食。

第一驛站  

第一驛站。距離西當山口不遠,是第一個連續斜坡的終點。

IMG_6808.JPG

第二驛站。在森林斜坡的最頂點,通常爬過這個斜坡,後面路程的斜坡都不算什麼了。

由於第三驛站接近雨崩,再加上在第二驛站已經吃飽喝足,所以沒有停留。

 

路途上大家也沒多說什麼話,光是要保持定速呼吸和爬坡就非常耗精力。

還好在西當山口就撿了支樹枝當作登山杖,不然光靠長期沒有訓練的腿力,肯定沒辦法順利抵達。

這段路程真的很考驗意志力,回想起以前高中每到冬季就要開始準備跑山。

跑步很奇妙,就像動靜摩擦力一樣,一開始很痛苦是因為身體在適應,等到身體適應過後就會像動摩擦力一樣,摩擦因數變小,跑起來就不這麼辛苦。

但如果停下來,想再跑回剛剛的速度就重新爬過靜摩擦力的高峰,但是體力已經被消耗掉後,想再靠剩餘的體力和意志力跑回去又變得困難。

爬坡也是,如果停了下來,沒有一定時間的休息,想再回到定速爬坡就真的很困難了。

 

不過過了啞口後,怎麼看一切都很值得。

冰川

開始六公里的下坡段,就可以望見上雨崩和明永冰川。

人生第一次見到地理課本裡所出現的冰川,心裏還是挺興奮的。

抵達上雨崩  

抵達上雨崩村。

 

就像桃花源似的,只不過少了陶淵明筆下的那種捷徑。

被萬重山岳層層包圍,被發現的故事也只是傳說。不過自古以來,雨崩村就是藏民前往神瀑的休息站。

這裡也是前往神湖和冰川的中繼站,也是目前無人能征服的卡瓦格博(梅里雪山主峰)的中繼站。

世界第二大山難就發生在此,中日聯合登山隊全數因雪崩罹難,至今也沒有發現遺體,只在下流河川發現登山隊的日常生活用品。

 

拋開如此多的傳說和災難,雨崩村大致上來說還是挺迷人的。

因為近年來雨崩的聲望水漲船高,各國登山好手或是一般民眾都會想要登上來看一看傳說中的世外桃源。

導致前文所提的承包公司聯票高價販賣,雨崩村裡的飲食物價是一般水平的三倍,還有最嚴重的問題,垃圾滿天飛。

 

下雨崩  

率先抵達雨崩後,坐在街道上看著村民過著寧靜的生活。

看著山聽著風和鳥鳴,淡淡的峽谷中的水流聲,和雨崩藏民的笑容,這裡真的很不一樣。

青稞田

下午來了一場急時雨,原本翠山綠水的畫面頓時變成了中國水墨畫,亮黃的青稞田頓時也變成了水墨畫的一部份。

上雨崩村落

雲霧繚繞的山線,若隱若現。

當周遭的遊客都再可惜看不見山陵線,我們倒覺得這樣的雨崩也是另外一種朦朧美。

今夜晚餐-燉雞 

在雨崩的各餐基本上都是,早餐-青稞餅和酥油茶,中餐-不吃或乾糧,晚餐-合菜。

酥油茶確實能迅速地補充體力和抵抗高原反應,比吃紅景天便宜也效果迅速,只是喝了它,大約過一兩個小時肚子就會開始餓了。

此時的青稞餅就派上用場,帶在身上隨時想吃就可以吃來補充體力。一路上遇到的藏民都是如此。扎西德勒。

 

在客棧裡待了一夜,因為花了幾乎半天的時間在西當-雨崩的路上,身體早已疲倦不堪。

太子十三峰-卡瓦格博(梅里雪山) 

翌日,聽到房外陣陣腳步聲,說著日照金山出來了。

但對這個實在沒有太大興趣,還是窩在被窩裡繼續補充體力比較好。

天晴時,正好遇見主峰從雲霧中現出。

下雨崩

果然是個出行的好日子,天氣晴朗。

對面的山頭還有哈達圍在自己身上,美不勝收。

前往神瀑

在上雨崩待了一晚之後,將所有行囊在揹下山到下雨崩去。

今天是要前往神瀑見見美景,也順道到神瀑下取飲神來喝。

聽子若哥說,他上次喝了之後,一年內沒有生過病。

雖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不過還是先上山看看再說。

下雨崩的神廟

下雨崩神廟。平常人不多時是不開放的。

這天的神瀑徒步路上遇見很多藏民,經他們說才知道,他們是會看天氣而出行的。

天氣晴朗時才會徒步轉瀑,如果天氣狀況不允許,他們是不會貿然上山的。

放養豬  

下雨崩的草原很舒適,若天氣許可,可以躺在這裡聽聽水流和鳥鳴。

來到這裡,也不用趕時間,畢竟去一個地方就是徒步或騎騾的方式,想趕也趕不了。

這裡的放養生活也很有意思,草原上小豬和小騾都是用這種方式餵養,太陽下山時間一到,他們會各自走回自己的窩,不需要人類趕牧。

這裡的村民說,這是動物的靈性,小時候稍微培養一下,往後就不太需要照顧。

 

放養牛

神瀑的路算是好走,僅有快抵達神瀑的上坡比較挑戰之外,其他路段就像是踏青一樣的難度。

路上時不時會出現野生的小牛和騾子,他們的脖子上都掛著銅鈴,聽著聽著,心也跟著平靜起來。

小瀑布

瑪尼堆群

還有象徵平安的瑪尼堆,六字箴言。

接近神瀑

經過兩個小時,抵達神瀑所在的谷地。

望著冰川就在頭頂上,雲霧瀰漫的感覺真的讓人流連忘返。

谷地的草原開滿了白花,下山時陽光露臉,整片綠油油的花田隨風擺動,感覺自己就像是在電影中,孩子們奔跑的草原上的一個旁觀者。

神瀑

再爬過一段上坡,就會抵達神瀑,也是此區藏民每年必朝聖的聖地。

藏民每年來此神瀑,都會穿著衣服,到神瀑下沐浴,沿著神瀑下的小白塔繞行三圈,口中念著六字箴言。

完成後,是三日之內不得洗漱,要讓聖水慢慢地滲透到肌膚裡,才算完成。

 

但是神瀑的水溫不是普通的低,畢竟也是從山上的冰川溶化而來。

個人是穿著衣服到神瀑下取了一杯水喝下之後,念個六字箴言表達感謝之意就爬上來了。

若幸運,可以見到日照彩虹。當彩虹出現時就到神瀑底下,據說可以看見聖光圍繞四周。

 

風馬旗在飄揚,空氣中也瀰漫著一股燒青稞的味道。

好像就回到了兩年前在西藏的時候,天天喝著酥油茶和甜茶,青稞粉裹裹變成糌(ㄗㄢˊ)粑,和著風乾牛肉,享受平民美食。

燒青稞的味道也不刺鼻,反而通體舒暢,縱使燒的溫度不高,站在青稞堆旁,身上溼透的衣物和稍微失溫的身體都算是溫暖。

神瀑

直到現在,在我的心裡,藏民們對自身信仰的虔誠我還無法真正理解。

為什麼能放下身體苦痛,沿路跪拜到拉薩布達拉宮?

為什麼物質生活不美好,但每個藏民所體現出的笑容可以溫暖我心?

是什麼樣的力量推使他們,去追求一個死後的安樂世界...

我們是不是也能夠用自身力量,讓自己生活不需要太多物質也能快樂?還是我們的科技侷限住自己的人生,讓我們縱使坐擁高科技卻再也不法回到作為人的基本價值。

燒青稞

全體照

大家在沐浴神瀑的合影,這趟雨崩之行就可以是圓滿且安全完成。

回程草原

回程時,時間不急。

走條岔路到了河川邊,看著風推動著的白霧,迴盪山頭。

心裡不禁開始哼起歌來,高山青澗水藍的阿里山歌,綿延青山百里長的高原上。

風似乎將我的歌聲傳遍了整個山谷,卻又能使其他登山者聽不見我的歌聲。

遠離了城市喧囂,遠離了人心叵測,回到原點繼續用自己的聲音來探索世界。這或許就是為什麼去了雨崩後,很多人流連不忘的原因。

就像西藏一樣,我們可以不信藏傳佛教,但要知道這個接近天堂的地方,枝微細節都在在地傳達出非關宗教的一種靈圍。

可以在花中看見宇宙,可以在廣漠裡找到方向,一粒沙,可以在你手中,也可以包圍著你成為一個結界。

或許在未來,人類可以思索出現今我們在這些靈圍的地方,感受到不同於科學的原因。

但現在的我們無法解釋,就隨身體和思緒進入,讓大自然和不知名的事物帶我們前往另一種境界。

回程草原 冰川溶化後的地形

在這裡生活確實能感受到大自然的力量,為什麼城市裡的人們不再對自己虔誠,不再對他人信任。

人類與人類之間的連結似乎因為鋼鐵森林而越來越淡薄,如果沒有了自然的驅使,人類之間再也無法團結,而變得孤單、寂寞,甚至不再對自己的人生有所期待,

轉為空虛,冰冷,不再開放自己,不再聆聽也不再多言。放任自己在空靈的境界中隨時間推逝而死去。

這個課題在這裡也很重要,但是這裡除了強調宗教,主要還是平靜人心,脫離物質上的束縛而去追求宗教裡所說的極樂世界。

個人認為只要心是快樂的,不管死活,到哪都會是極樂世界。

神瀑

最後一眼再瞄向冰川和神瀑,或許在歐洲還有機會見到這樣的美景。

但是否還會有神瀑下的傳說,是否還會有許多攸關人生的思想刺激,就得等到歐洲後再行定論吧!

下雨崩

下山後,景色依舊。

不一樣的是去了神瀑後的心得,還有一種和宗教間拉扯的矛盾。

躺了草原一陣子,這些問題又似乎不再是問題,反倒變成一種未解也不必解的謎題,讓風與水靜靜地流逝,再靜靜地流來。

循環之中,我們也在其中。互相拉扯之間,總會有個動的平衡,雖然永遠不會靜止,但也不會脫離循環水平,秩序是秩序,就永恆地轉。

晚上圍著火爐吃西瓜  

晚上享受著圍著火爐烤鞋和吃西瓜,怎麼人不在新疆,卻晚上抱著火爐吃西瓜?

那一夜,抱著矛盾睡去,帶著希望醒來。

 

一早,預計從尼農方向出雨崩村。

本想在雨崩村多待一晚,去看看冰川或是神湖。

但一聽到明永冰川還得再買一張套票,去到神湖要有在半路過夜的準備,就打消了繼續在雨崩待著的念頭。

"也行,你去過納木措,估計神湖你可能不會太驚喜。"

 

前往尼農的路不太難走,是另外一道風景。

風景就不像西當-雨崩比較單調的森林。

尼農路上可以看到森林以外,還有虎跳峽般的風景,峽谷平原和陡峭懸崖。

前往尼農的客棧

在路上剛好遇到很多去神瀑轉山的村民,在客棧裡和他們一起分享美食。

我覺得藏民和台灣原住民很像,很樂於分享他們所擁有的。

在台東都蘭認識一些朋友,從他們那裏得知,在阿美族語裡,是沒有謝謝和不客氣等感謝詞的。

因為他們認為社會應該就是共享共存,若我家今天沒有了鹽,我就去你家借一點;反之亦然。

所以不需要說什麼謝謝,因為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和藏民一起分享食物和笑容,都是我在藏區很美麗的回憶。

"這是我們家自己做的青稞餅和油條,吃吃看!"

分享時也帶了一點驕傲,酥油茶和青稞餅恩開吃都沒有什麼味道,但是放在一起吃就覺得能量充沛。

梅朵客棧

從第二驛站下山後,往回看這個峽谷,加上霧氣真的覺得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懸崖  

懸崖段前可以在自製木橋上看滾滾河流,同行的朋友都說這比虎跳峽好看多了。

小象鼻

峽谷的風景的確與眾不同,懸崖段前也有岔路,若岔到另外一條則是走峽谷對岸,到了月亮灣峽谷。

不過大家急切想回飛來寺的心,就沒有走去那裏。

尼農路上最後一個驛站

雨崩-尼農路上最後一個驛站,原則上會在這裡停留的人比較少。

原因是從雨崩出來的人,在這個轉角就可以看見尼農,不會多做停留。另外從尼農進雨崩的人,在尼農口也有一個休息站,離這個驛站不遠,也不會停留。

IMG_7030.JPG

轉角過後的尼農和瀾滄江全景。

IMG_7034.JPG

轉角過後的路段就都是石子路了,我們一行人都還要特別小心不能把上坡的石頭踩下來,不然砸到下坡的人就慘了。

IMG_7042.JPG

在尼農起點休息站停留一下,領頭的人已經在停車場等我們了。

IMG_7049.JPG

象徵雨崩之行結束的尼農(泥濃)橋。

IMG_7053.JPG IMG_7056.JPG

最後一段上坡!

IMG_7058.JPG  

這趟雨崩之行,感觸許多。

最後在這瑪尼堆和附近的白塔各轉了一圈,感謝這趟雨崩之行全體平安以外,還祈禱了一件事情。

 

酒瓶 垃圾 河川裡的寶特瓶 碎片

我在前往神瀑的那天,看到神瀑留下的河川裡有許多塑膠垃圾和寶特瓶。

正感嘆這些是自從遊客大量湧入後所遺留下唯一的"景色",身旁的一位老人正蹲下身來用光手撿東西。

走近一瞧,才發現他在撿的是碎掉的啤酒瓶。

"這個景區公司真不負責任...",因為老人家帶著濃厚的藏族口音,我也聽不太清楚他想表達的意思,大體上他一直在說同樣的一句話。

 

承包公司不但收取高額門票,另類詐騙遊客的錢之外,也不將資金回饋給當地居民,反而都落入地方政府和公司手裏。

這種現象台灣曾有,也正在有,我們民主國家都做不到徹底清除這種惡行,更何況是中國?

放任雨崩村裡的垃圾亂飛,飛到了峽谷,飛到了山坡上,飛到了一些平常根本到不了的地方。

 

為什麼老人撿碎片?

"這裡...河水會漲...小朋友游泳...會刺。",大抵上我聽得懂這些,他為了自己人而來主動撿這些碎片。

是誰這麼無聊把酒瓶埋在土裡再把他打破?是不是遊客?還是當地居民?

不管是誰,都的的確確造成了危害。但是承包公司管不管這個?從村民自己撿垃圾這點看來,答案十分顯著。

IMG_7041.JPG

我帶著朋友帶上來的塑膠袋,裡面塞著自己的垃圾之外,從雨崩一路撿回到尼農,才這麼一點。

而這麼一點還不包括我撿不到的,垃圾桶四散的垃圾,還有袋子裝滿也裝不下的垃圾。

 

沿路上最多的垃圾,就是小糖果包裝紙,瓶蓋,和衛生紙。

曾經看過幾個綠色和平組織的人拍的鳥類屍體,腐化後都可以明顯判別出,這些鳥類生前吃下了很多瓶蓋類等小垃圾。

是不是這些鳥類吃了這些導致死亡,不能很肯定地說。但是這些垃圾絕對或多或少造成他們的生命危害。

山裡如此多的放養動物,他們怎麼去分辨垃圾和可食食物?

 

我們不吃塑化劑、不吃起雲劑。

有沒有想過我們所吃的肉類,這些動物生前就是吃了這些我們人類不要的毒素。我們丟棄,最後還是回到我們的身體哩,永遠不得排泄。

我們不去看是哪國人丟了這麼多垃圾,我們就只看雨崩開放之後,產生了這麼多垃圾,不僅造成村民困擾,也造成雨崩不再會是世外桃源。

既然不能阻擋納些人亂丟垃圾,但至少我們可以不做那類人,或甚至,我們可以成為保護雨崩的小小力量。

 

我祈禱的是,希望透過這樣的活動,讓我們台灣人去到雨崩,不僅僅是受到雨崩的洗禮,更可以為雨崩這個世外桃源做點小小的改變。

讓該國人和外國人看見,就算我們不是這裡土生土長的人,但至少我們愛護這個地球,愛護這條河川下供養的千萬個陌生人。

只是簡單地沿路看見垃圾就收集起來,再帶下山讓垃圾車更容易將之帶下山處理。

 

希望我們台灣人不會是破壞雨崩的幫兇,而會是保護雨崩的無名英雄。

想法來自神瀑路上的其中一個垃圾桶,上面寫到:你們來到這裡,只留下了垃圾。

 

*可從麗江或香格里拉(中甸)直接在客運站買車票前往"德欽",麗江已開放直達德欽班車,由古城南方的客運站開出。

*若從麗江出發,得當心堵車,最容易堵車路段為虎跳峽景區。若堵車則要準備十四個小時以上車程。

*建議帶些乾糧,在奔子欄都會停車讓大家下車吃飯,若有停,則往回程走幾步路,價格是停車處餐廳的二分之一。

*到德欽下車處有很多麵包車司機,可拼車到飛來寺準備隔日前往西當村。

*飛來寺住宿有許多選擇,不建議覺色滇鄉,同樣的價格可以住到更好的環境和遇見更親切的店員。

  其他選擇有:梅里青年旅社和薩頂那國際青年旅舍,飛來寺路上的客棧也有很多,環境各有優異。

*飛來寺景區裡沒有寺廟,飛來寺是地名,不是寺廟名。來源:飛來寺景區的售票人員。

*隔日早上到飛來寺路上攔車,拼車前往西當,價格是150元/車,一車七人,可議價。

*西當-雨崩路程,有三家休息驛站,酥油茶五元/碗,加熱水五元/次,泡麵十五元/碗(含加水),青稞餅十元/片。高的嚇人請窮遊者自重。(不過窮遊的人也不會買門票就是了)

*過啞口後會有一小木棚收取五元客棧費,可憑收據向住宿點抵銷住宿費。若遇不給抵銷之客棧,可選擇不住,客棧選擇很多,25-30元/床位。

*若體力許可,可以直接在下雨崩住宿。上下雨崩住宿環境都不是太好,但請認為是正常狀況。一分錢一分貨,請勿抱怨。個人上下雨崩都住,沒有遇到跳蚤等災難。

*上下雨崩消費極高,若體力許可請自備乾糧和泡麵,在住宿點加水是不需要收費的。基本來說,雞蛋麵/素面,十五元/碗,其餘食物消費如驛站。

*神瀑路上有兩個驛站,消費不明。

*雨崩-尼農路程,有三家驛站,除加熱水兩元/次,其餘消費相同。

*雨崩-尼農路程,雖上下坡起伏沒有西當-雨崩高,但是沿途懸崖和碎石路段多,下雨時請小心自身安全。

*景區套票,金沙江大灣30元、霧濃頂60元、飛來寺景區60元和雨崩景區80元,和友人十年前雨崩60元相差許多。

  前兩景區距離飛來寺和德欽都有一定距離,飛來寺景區沒有寺廟只有觀景台,換句話說,從飛來寺路尾的路邊就可以抵掉飛來寺和霧濃頂景區的風景,金沙江大灣就是...河川轉彎。

  若思考著至少在雨崩路上出事,承包公司會有保險賠償(不曉得沒購買保險會怎樣,請三思),230元花下去...還是有點值得的。

*逃票!不可能。

  在飛來寺住宿當晚就遇到逃票者現身說法,凌晨一點半過售票口後,在西當山口附近被售票人員抓包。晚上上山路危險許多,登山初學者請勿嘗試。

  沿途有三個檢查點,售票口、西當山口和過啞口後小木棚。但不曉得從尼農-雨崩路程狀況。

*行程簡述:

Day1 麗江直達德欽,14個小時(因雨),夜宿飛來寺

Day2 飛來寺-雨崩,夜宿上雨崩農布客棧

Day3 上雨崩-神瀑-下雨崩,夜宿下雨崩神瀑客棧

Day4 下雨崩-尼農-飛來寺,夜宿飛來寺(也可選擇過夜車抵達香格里拉或麗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