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寫原由:夜奔北京提供的offer。

 

這趟到了北京,為了唯一目的,辦理吉爾吉斯簽證。

對這趟北京之行不抱任何期待,鑒於前兩年到北京時,雖然被北京驚艷了目光,但打從心裡以後不會再來到這個城市。

 

抵達北京時已經是早上六點,前一晚在餐車過夜,還是有些睡意。

在東四站下車後,邊走向客棧的同時,這裡的北京不像是我從前見到的。

拐進了胡同,陽光正對面前灑了進來。

路邊居民就如同印象中的畫面,拿著把扇子乘涼,騎著陳年的腳踏車互相道著早安。

 

拐了又拐,客棧所提供的方向似乎將我帶進了另外一條時空線的北京。

轉角的老伯操著北京腔,領著我進到了客棧所在的小小胡同。

u,41p 1o3 大門

雖然是新的磚瓦,但所呈現的風格還是挺中國風味的。

入口轉折

 

大院

進門後,大院上的人叢三三兩兩。

典型的四合院將大院包圍起來,似乎也將外面所有的交通嘈雜也隔絕在外。

練武  

大院四處都放著竹棍和假武器,在網路上有閱讀到相關的武術學習班,是否就是用來做此用途呢?

 

進入大廳後,店員很用心介紹客棧內的設備,也非常貼心地大概敘述各公共空間的開放時間和使用方法。

以前也是做青旅的,覺得這樣的動作讓客人可以馬上進入狀況。本來還覺得自己太囉嗦說得太多,沒想到現在自己變成了客人之後才發現變得如此重要。

 

大院雖然被四邊的屋子給圍了起來,但不知怎地,外頭的微風還是可以吹進來。

在這樣的八月底天,只有中午時分會熱一些,其他時間卻好似開著冷氣的環境,在外頭看書或是喝茶聊天都挺舒服的。

 

難得不再見到蹲式馬桶,算是台灣老闆的用心。畢竟真的不好用,有些人因為身體狀況也不好使用蹲式馬桶。

 

在附近的胡同閒晃,又回到初到這些胡同所看見所感受的場景。

或許這些胡同的建築已經不再是老北京人裡所體驗過的胡同。

或許這些胡同在我眼裡就很像那些當年為了軍民所建築的眷村巷弄。

但同樣能夠感受到那一種回家的溫情,或許又因為現在來的溫度和微風,

讓我會回想起在苗栗的家,偶爾開開窗子吹到的風和感受。

 

北京並非如此無情。

只是我們去到的地方都太過商業化、同一化。

這那裏生活的人們不是生來冷漠,只是他們的環境和生活對他們不友善,時間過了也習慣了。

自然也忘了笑容和他們生活的價值。

 

或許在回到這樣的胡同時,他們的表情還能再這麼一絲絲回到從前孩提時代的快樂時光。

 

"你可以到屋頂上去走一走,小心點就行!"

店員十分推薦我到屋頂上坐一坐,感受一下附近胡同的全景。

IMG_0046.JPG IMG_0047.JPG IMG_0048.JPG IMG_0049.JPG IMG_0050.JPG IMG_0051.JPG IMG_0052.JPG  

在屋頂上看見了平時在平地上看不見的磚瓦廣漠。

能感受到的風也強烈了些。

曬了些太陽,吹了點風,拍了一些照片。

 

每座城市都應該有其吸引人的地方,但非觀光景點或歷史名勝,對我來說,就好像這樣。

並非要沒有人去過,並非要和別人不一樣。

相反地,用一些角度去重新審視從小到大鎖學習過的知識,重新建構印象和觀念,變成一套自己的目光和世界觀。

如此和一般居民交流,身在當地老居其中,對我來說好過每座城市互相模仿抄襲的景點。

 

和同房的巴西藝術家交流,他在巴西佛光山所體驗到的三年時光,從反抗到最後妥協。

那一夜他用自己的方式教導大家留下聽覺和感覺,將自己感受化為實際形象,用電子木雕畫出自己的感受。

雖然聽過許多關閉感知的方式,讓心靈少掉一些障礙去思考。

但用電子木雕刻畫出自己的感受這還是頭一遭。

 

應該也要將這個方式化作另一種思維模式,不是只去看城市外貌而斷然定義,而是要想盡辦法進入城市,回到當地居民的生活模式中,

用另一種角度去變相擊垮原有思維,以不取代的方式將自己更新。

或許就不再存在好與壞,而是理解不一樣的生活、角度和眼光。

 

因為預算關係,住了一晚後,就和當地的朋友聯繫上,決定留宿遠在北京另一個角落的地方。

夜奔北京或許不會只是我看見的這一晚的模樣,但下次再訪時,希望能再感受到相同的胡同老味,不因為城市迅速發展而遺失了這份溫情。

 

夜奔北京青年旅社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四南大街燈草胡同6號

電話:+86 13041095935 / 13601187452

Email:flybyknighthostel@gmail.com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斑馬 的頭像
斑馬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