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自己心裡所有的機構拆卸,找出問題的關鍵點,修理,再重新組裝。

 

早上七點,公車站的百貨公司仍然空無一人。

這裡是耶路撒冷新城,早晨的空氣鮮少有人享用。

 

 

IMG_0003 (複製).JPG

 

 

 

 

 

 

 

這次的住宿點就在舊城裡頭,亞美尼亞區和猶太區的交界處。

耶路撒冷舊城,就是千年來的歷史中,各地強權及三大宗教紛紛搶奪的聖城所在地。

 

是基督徒 - 耶穌生活、受苦且升天的城市

是伊斯蘭教徒 - 穆罕默德夜行登霄的城市

是猶太教徒 - 第一及第二聖殿遺落的城市

 

過去的耶路撒冷已經跟現有的耶路撒冷有些不同。過去包含了舊城區東方的大衛城和地下水道,現今的耶路撒冷僅有穆斯林區和猶太區是過去所留存下的最古老的城鎮,亞美尼亞區和基督區則是比較新的。

 

耶路撒冷可以大致上依照正方形分為四個區塊:西北-基督區 / 西南-亞美尼亞 / 東南-猶太區 / 東北及大北區-穆斯林區。

這次刻意挑在亞美尼亞區的青旅住宿,當然也是想要真正生活在老城裡,體驗千年古城24小時的風貌。

 

IMG_0001 (複製).JPG

 

而這次,剛好就挑在猶太人慶祝三大節慶之一 - Shavuot(收穫節),和穆斯林慶祝 Ramadan(拉瑪丹節,也就是齋戒月)的時候造訪,從第一天抵達到五天後離開,老城各地全都是軍人備守,深怕有任何教派的攻擊事件。

 

搭乘輕軌電車穿過新城,直接抵達老城其中一道大門 - 傑法門(Jaffa)。

 

從電車站下車,直接從開闊的街道望向耶路撒冷,新的城牆建築在老城牆的上方,就像每個城市都建築在自己的老城上頭,造就了越來越高的城市,而過去的城市則被遺留在塵土之下。

 

而耶路撒冷的市街上,又在建築起屋頂,屋頂上還能在讓路人行走,穿梭在現今耶路撒冷的天空中,眺望整個建築在山坡上的輝煌城市。

 

住宿的青旅,正好又在亞美尼亞的山坡上,配上開放式的屋頂,24小時都可以在這裡看著耶路撒冷的天際線。

而這裡的天際線,是我見過最詭譎的。

 

IMG_0048 (複製).JPG

 

從我開始旅行以來,我知道現今宗教的簡略發展史,還有現在配上各國政治的複雜關係。

簡單來說,目前鮮有人可以清楚理解,自己所追崇的聖書中,"愛"和"寬容"是不能被質疑的理念。

神愛世人(基督/天主),還有文化及宗教兼容(伊斯蘭),已經完全被現在的人們忘記,堅守著"活人"所創造的教條,卻忘記最根本的"神"所說的概念。

打打殺殺,為了自己的權益而戰,但卻喊著護主的名號。

 

耶路撒冷,你看得出這城市的傷痕,正是每一年所發生的戰爭和爭奪,留下、修護、又再度被傷害的疤痕。

基督教的教堂鐘聲、西牆前猶太教徒的歌聲、和穆斯林的喊拜聲,混雜在這個城市,久久不去。

 

教堂、清真寺、和猶太學校,就這樣充滿著天際線。

 

----

 

清晨的鐘聲敲響了亞美尼亞區。

陽光灑落在沒有人行走卻閃亮無比的石頭街道上。

兩旁的巴扎還沒有人開門,路上的鐵板寫著,我現在走著的街道,是羅馬帝國所鋪下的街道,而在20世紀被考古學家發現。

太陽依舊灑落在這裡,而千年前的光芒,已經照射在人事已非的城市街道上。

 

----

P_20160610_195631_1 (複製).jpg

 

從任何一個入口進入西牆區,都必須經過簡易安檢。

站在西牆前的猶太人身體前後地晃動,閉著眼睛念誦著經文,而身前的牆上是滿滿的紙條。

我們說哭牆,但猶太人在牆前不哭,而是透過歌唱跳舞,慶祝著生命和存在。

雖然這是他們對於過去歷史的唯一依靠,期待著彌賽亞重返人間並帶領猶太人建造第三聖殿(一部分猶太教派則認為猶太人必須統一建築第三聖殿,等待彌賽亞的到來),但仍然秉持著信念,繼續在這裡守著信仰和生活。

 

----

 

晚間的哭牆,因為慶祝收穫節變得更加有生命,男女分邊站立在哭牆前,擠不到牆前的人則開始圍圈吟唱。

那一席黑色西裝,則是留襲波瀾猶太人在18世紀的穿著,留著兩旁的長髮,任憑在空中飛舞。

遠方的圓頂清真寺佔領著聖殿的所在地,阿克薩清真寺則在另外一頭,默默地守護著穆斯林的信仰。

那晚的月亮清晰,卻敵不過這些信徒所散發的氣息。

 

----

IMG_9895 (複製).JPG

 

穿梭在老城裡頭,我真希望我是隻貓。

身為貓,可以行走在人類行走不到的角落,看著老城生活的人們行動,自己卻用著守護者般的姿態,在看著這座老城的興衰。

在穿梭於各區之間,找到永恆。

在永恆裡頭,尋找這座城市給現今人類的答案。

什麼是神?

什麼是人類生存的目的?

為什麼要戰爭?

為什麼死亡?

這一切的答案究竟在哪?只有身為貓,用守護者的姿態,才能望穿世間凡事。

 

----

IMG_0010 (複製).JPG

 

這天,我走在耶穌曾經走過的苦路上。Via Dolorosa。

現金的耶路撒冷已經幫遊客們做好記號,起點是在穆斯林區中,現址是教堂。

途中上坡,會經過耶穌曾經被關鎖的石頭牢房;在哪裡跌跤;在哪裡見到瑪麗亞生母;最後在現址的聖墓教堂中,受刑並升天。(有些人則認為傳說中的各各他山,應該在老城之外的某座山丘上)

跟著"活人"所設立的銅牌,過去耶穌走過的路,早已不復存在。留下的,只是人們為了紀念祂為世人犧牲所爭取的信仰。

IMG_9892 (複製).JPG

 

走不過的牆,是前人所建築起來的。

過不去的路,是前人所修築起來的。

 

----

P_20160611_154131 (複製).jpg

 

我來到這裡,帶著傷來。

我以為自己夠堅強,去觀察這裡所有的一切,但來到聖城,我只找到自己的渺小和自以為是。

自以為可以有能有去理解、去承擔眼前的大量刺激,卻沒有料到自己在親眼見證到這些遺跡時,腦袋卻是一片空白。

 

IMG_9959 (複製).JPG

 

我帶著傷來,帶著新的傷離去。

就像這座古城,舊的傷已經留下,過沒幾年的幾場血腥風暴,又帶來了新的傷,至今仍然無法復原。

我們一直會在這樣的迴圈裡流動,傷了又傷,復原以後再迎來新的傷口。

我們不是所謂的"神",猜不透這一切。

但每一次的傷口結痂,一次比一次不再疼痛,一次比一次更加堅強,不管什麼樣的城牆被打倒,下次還能再築起更堅固的牆牆去阻擋任何的傷害。

 

我帶著傷來,帶著傷走。

耶路撒冷給我了重新思考自我的機會,重新審視自己的需求和個性,重新找到新的出口,重新出發。

傷還在,但不痛了。

 

- To be continue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斑馬日記 Zebra Diary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