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那樣,傻傻地過一生,不帶任何煩惱和憂傷,那我寧可傻那輩子,也快樂那輩子。"

 

聰明反被聰明誤,不是號我聰明,而是腦筋靈光的人,總有一天會被突如其來的靈光給害死。

 

今天八八節,難得的假日可以回來和爸爸慶祝一下,簡單的紅包,包了"發發發"給老爸,還很調侃地和老爸說:

"你今晚贏的三千塊明天記得給我!"

生在這樣,雖然無憂無慮但仍不把錢掛心的家庭,算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輩子不輩子,也是說那一字緣吧。

 

方才高鐵下站,清爽不帶炙氣的風,正是我思念的家鄉。

風一吹,吹起了前方小姐的長髮,也吹起了我對這裡的掛念。

 

實不相瞞,做人有太多不該讓自己以外的生命體知道的事情。

這是為人的一件痛苦,因為腦袋發達,我們既會怨天尤人地希望自己像條狗,看起來漫不經心,又會抱怨別人,為什麼把自己像狗一般看待。

太多矛盾夾雜心中,只是多了幾道眉紋在心頭。

 

感念今天我從某位朋友口中得知他那愉快的年輕歲月,讓我不禁想起我自己的,雖不如他那幾分瘋狂,但也有幾分感心。

這路走來,我需向許多人說謝謝,也得說聲對不起。

成熟後,再回首看看,曾跨不過去的高欄,也聲聲倒下。

 

十年過去,我從不想把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看完,是因為我怕往事又湧上,殊不知以比電影精彩萬分。

你們,早已斷了聯繫。說是感情好,我想那也只是一時。

太多因素夾雜其中,這群好友的相遇是台灣畸形教育下的果實,生來奇怪,卻甜美無比。

怪我當年放了太多感情進去,殊不知是自己太矯弱多情,一步一步掉入陷阱,那時想起來還真的是幼稚無比。

如今想再挽回,恐怕也是無稽之談。我們擁有的快樂,超過別人太多,也因為如此,也跌的很痛,很深。

漠然,已經成為我們關係的代表詞。形同陌路,雖然不是我們當初所想見的結果,卻已成事實。

若現在有朝一日在路上遇見,或許簡單的一句朋友,我也提不上口。太重了,十年後的我,還是覺得太重。

 

身為人,太多思緒夾雜在腦海裡,找的到,也拔不出,拔的出也理不清,只好悶在那裡,等哪天身體習慣了,他也成為我們身體的一部份。

所以總歸來說

我想,還是當個不聰明的人,但機靈點。

人生不需要大起大落,受人敬仰或注目,只需小成小就,一輩子過的自在快樂,豈不悠哉?

 

家裡的人還是掛的住心,恨不恨,愛不愛那無所謂,當記住,有了他們才有你,這個世界獨一無二的寶。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