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暉  

"它就像捕捉到的一點點星辰,是我掌中的一片彩虹。" -- 梭羅。


在高鐵的來回途上,我已經忘記為什麼醒來,只記得醒來時在我右側的這抹餘暉。


這次報名了第十屆傑出青年創業創新參訪團,九天在北京和大連的行程,不緊但需準備許多。

我起初以為,這是我可以再去大陸的一個機會,認識北方的機會,但,這似乎跟我當初所想的不一樣。


我懂這叫做"傑出青年"的團體,想當然爾一定都是來自各學校的好手,雖然我也是其中之一但高手雲集的舞台真的很難表現一手。

我了解我自己在做什麼,初衷很簡單,就是想再認識大陸,想再多看看些什麼,什麼都好,我只是想學習。

或許只是第一次見面,很難有什麼在人際關係的進展,但我卻覺得我在那裏的一個下午,沒有靈魂。


凡事都要有歸零的心,我很努力,的確,今天很多課程也是第一次接觸。

但是我卻沒有靈魂在參與,只是點點頭笑笑。我到底去了哪裡?

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一個很常鬧翻天的政治搞笑殿堂,我只知道我的周遭做了很多高手。

僅止於此,無話可說。


學習新事物,對我來說,那又算什麼?

我很詬病的是禮儀課,人相待以誠,這種真理不是人在溝通方面的最簡單最好的利器嗎?

用了一大堆又不必要的約束綁住自己,結果不就是換來皮笑肉不笑的友誼。

對人要有禮貌,這我了解。可是用這麼多的禮儀去約束和制約人和人之間的橋梁?

卻總是有人喜愛看這種沒有內在的演出,還自得其樂地自我感覺良好。


我很恨,把人的靈魂鎖起來的鐵鍊。但是我身在其中,不得不這麼做。

我可以適應,絕對可以。

但是我或許得在夜深人靜,四下無人的時候,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去舒緩我的壓力。

我不喜歡太Social的人,簡簡單單就好,搞的五花八門,掀開臉皮也只不過是老肉一層。


但是我總得拿出另一個自己去陪笑喝酒聊天,簡單地說,我討厭那些人。

因為他們也不真誠待我,我又何故需要真誠待它?

我都感覺得出來,敷衍、假笑和虛偽等等。

變成一面鏡,你怎麼對我,我也怎麼對你。

若總是虛情假意地逢場作戲,恭喜妳,妳就是那種虛假的人。

若總是三不五時用很認真的表情酸妳,恭喜妳,妳待人不真。

若總是一直想要忽略你的每一字每一句,甚至跟你說話不想看你的臉,恭喜你,我覺得你沒救了。

我只是想用最簡單的方式跟我周遭的人相處,喜歡跟不喜歡就是兩種。

要是模糊不清,那我就是在那種天殺的制度裏面跟你結緣,把妳歸類為"沒有自己"。


老實說,我雖不曉得我面對到的官員會是什麼樣的人,還是看場合看人。

說不定能讓我遇到千里知音也說不定,一切交給天註定。

還是喜歡和別人做思想激盪,寫出自己的感覺和別人做衝擊,最後找到一個和平的方式去化解衝突。

最後成長的,不只自己,還有對方。


不要刻意認同,只是很純粹地把自己拿出來,和別人相處。


我不知道你們受到的教育,但是我尊重。

我不知道你們做過哪些事情,但我洗耳恭聽。

我不知道你們的想法是什麼,但我想要了解。


如果你只會交際陪酒作樂,真正打開你的胸腔看看你時卻一無所展,那我可憐的是曾經與你相處,曾經把你當作"夥伴"的人。

而你,卻是一個可憎的人。


傑青團,我視妳為一個挑戰,培育出假笑人格與你做對。

同時我也希望能在這裡認識相同想法和思想的人,

了解自己特質,找到未來的舞台,一起挑戰未來所有的不正義。

斑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